顶点小说 > 封武九天 > 第一百七十二章 疯长老

第一百七十二章 疯长老

时间慢慢过去,眨眼就到了正午。

石桌在树荫下很是阴凉,雪芸母女兴致勃勃的聊了整整一个上午,并且这灼热的烈日压根影响不到雪芸母女谈天。

李封就坐在一旁沏茶,石桌上还摆放了很多雪芸从王宫里带来的美食,至于他们谈什么李封压根就没在意,他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

心里却无时不刻的盼望着这位准丈母娘快些离去,这种气氛他实在是觉得浑身不舒服。

“女儿,上次你被姬家的兔崽子给绑架,我前几天才得到消息,这次赶过来特意看看你有没有受伤。”雪芸狠狠的说道,眼中那怨毒估计姬灵如果活着看见了,一定会不寒而栗。

这世界上有一种极其危险的一类人,那就是母亲,只要子女受到伤害就会激怒她们,就算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倒那时也会成为可怕的猛兽!

云清摇了摇头,看着李封心有余悸的回道:“我没事,只是封哥哥为可就我差点丢了性命。”

“哼,如果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一定把这呆小子的脑袋扭下来。”雪芸看着李封,手掌一点点抓拢。

李封看着雪芸纤长的指甲,莫名的觉得背脊发凉。

“封哥哥对我很好,那天他为了我一个人面对那么多人。”云清认真的说道,看向李封时眼中含情脉脉。

对于这点雪芸倒是没反对,她已经知晓了那天发生的一切,包括李封是如何被救下来的。

“你父亲没看错他,还算这小子有良心。”雪芸的语气虽然不太好,可是言语中却是认可了李封这个女婿。

李封实在无奈,但是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听着,偶尔给他们母女添些茶水。

雪芸闯上群英峰足足一上午了,那守门弟子被她的秘法迷晕早已清醒过来,只是他们完全忘记了雪芸闯上了群英峰这件事,所以并没有人打扰。

这让他们母女又聊了一个下午,整整一天的时间他们母女的嘴就没停过,也亏王宫事多,否则常人是没有那么多话聊。

不久一年没见吗,弄的跟数十年不见一样,我和父亲见面也没这么多话啊,李封郁闷不已,同时还怕她们聊的口渴,给她们添着茶水。

“好了,清儿,我想在这里住几天陪陪你,我们今晚去灵药峰你的住处吧。”雪芸捋了捋长裙,起身说道。

闻言李封突然来了精神,这尊大佛可算要走了。

“那封哥哥我带母后先过去了。”云清面带歉意的说道。

“去吧去吧。”李封压住心中的激动。

雪芸撇了他一眼,然后拉着云清就走,模样似乎看他很不顺眼,不过也不奇怪,天下还没多少女人看自己女儿的男人顺眼。

看着他们离开,李封冲着西落的夕阳重重的吁了口气。

这一天时间他都快崩溃了,那喋喋不休的话比耳旁的蚊子还烦人,要不然云清两母子长得都是绝色佳人,还算养眼,李封肯定拍桌子走人了。

“今晚不修炼,我要好好休息。”李封一脸憔悴的说道。

接着他走进房间,关上房门倒头就睡,他实在是太疲惫了。

一夜无话,熟睡中度过。

次日醒来时已经是早晨了,李封只觉得精神饱满,体力充沛,一个月之前的伤在云清的照料下基本无碍了。

“我得去聚物阁把天运宗的奖励给领了,否则时间长了宗门那群虚伪的掌门指不定要不认账。”李封喃喃自语的出了小院。

他打算找陈天放一起去,毕竟陈天放也说了奖励要和他一起领取。

找到陈天放之后,陈天放看着他恢复的不错于是就一同下了群英峰,两人并肩朝聚物阁而去。

小半个时辰过后,李封来到了聚物阁,这是他第二次来这里了,那个玄长老依旧躺在太岁椅上沐浴着早晨温暖的阳光。

“走吧,咱们直接上最顶层,那里是聚物阁真正的宝地,没有一样东西是凡物。”陈天放看了眼玄长老之后说道。

李封点了点头,跟着他一起进了聚物阁。

“天放,那个玄长老是什么身份,怎么上次飞天大比长老之中我没看见他。”李封问道,他总感觉这个玄长老以及聚物阁三层的酒鬼长老很是不凡。

“咱们天运宗有三位长老,地位比宗主还高,这个玄长老是其中之一,还有第三层的那个酒长老,以及最顶层的疯长老。”

“他们三个才是天运宗最强的。”陈天放一边走,一边低声解释道。

“原来如此。”李封皱着眉点了点头。

接着不一会他们就来到了聚物阁最顶层,这一层不大,却摆放着一排排的水晶柜台,里头放着着东西看上去就是价值不凡的珍品。

还有一个样貌邋里邋遢的白发长老蹲在墙角,手里拿着一块石头在地上画着什么。

“弟子拜见长老。”李封陈天放两人相视一眼,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只是那个长老并没有理会他们。

“长老,我们两个是来领取飞天大比奖励的。”陈天放轻声说道。

“哈哈。”接着那疯长老突然跳了起来大笑着,这把李封吓一跳。

“帅小伙,你过来看我画的怎么样。”疯长老快步走到李封边上,然后拉着他来到了那个墙角处,指着刚刚他蹲在地上用石子在地板上画的图给李封看。

李封一脸懵逼的被强拽过去,不过当他看清了地上那副图之后,他震惊了。

漆黑的地扳上石子磨刻的白色痕迹画着一副图,这图是一个中年男子,他脚踏着青虎大刀扛于肩头,身材魁梧,神色霸道张狂。

更奇特的是李封仿佛看见了那男子眼中的霸道,那种气质仿佛是纵横天下无人能敌的张狂!

“好,画的真是太好了。”李封由衷的赞叹。

“嘿嘿。”疯长老得意的笑着。

“这人不会是长老您年轻时候吧。”陈天放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他也是惊叹的神情。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年轻时的风采,莫非是我知己,难道真是我知己吗?”疯长老激动的抓住陈天放的手臂,语无伦次的大叫。

陈天放被他这么一抓,只觉得手臂的骨头仿佛要碎掉,面色立马变得痛苦万分。(未完待续。)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