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掌珠 > 第145章 木贼 二

第145章 木贼 二

又是“吱呀”几声轻响,那原本只开了细溜儿一道缝的门,被大大打开了来。

方才立在门后,探出半张脸问话的人,已经不见了踪影。里头窸窸窣窣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被拖行着,飞快远去。

若生恍恍惚惚有些明白过来,不由得低头侧目,多看了苏彧一眼。

他似浑不在意,任由她看。

宅子洞开的大门后,是荒芜的庭院,不远处有长廊,暗幽幽的。天气不佳,日光黯淡,这人气不足的宅子里,就显得更加荒僻而没有生机了。分明还是白日,又正处夏时,可门里似乎不停地冒出丝丝凉气来。

若生不觉喃喃自语:“就这么瞧着,倒真像是没有住过人的。”

如果不是一早便已探明,此刻她站在门前,必定以为是自己找错了地方。

忽然,长廊下飞快地掠过了几个人影。

不及反应,站在她身旁的苏彧,已然抬脚越过门槛,往里头去了。

他走了两步,却没有听见身后有脚步声,蹙了蹙眉,回过头去,见若生怔怔地站在门前,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便轻轻唤了一声“连三”,她却恍若未闻,没有半点反应。

略一迟疑,他伸手牵住了她。

少女的手掌纤细而柔软,像初初盛开的花朵,有着柔滑的肌理。

他微微一愣,将她往前拽了一步。

若生这才回过神来,皱眉向他看去。

可隔着帷帽。谁也看不清楚她面上的神情。

苏彧泰然自若地牵着她往里走,一面淡淡道:“可是怕了?”

她找了那么久的人,终于要出现了,可她认得的是十六岁的雀奴,而不是现如今那个方才十一岁的小丫头。

若生怕吗?大抵是怕的。

也不知雀奴都吃了什么苦头,不知自己该如何同雀奴说起这些事,不知雀奴见了她,会作何反应……她什么都不知道,茫茫然的,心里头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先寻到雀奴。

她跟着苏彧的脚步。一点点往前走,像是近乡情怯,心生惶恐。

“说不怕,自然是假的。”良久。她轻轻叹息了一声。苦笑着说道。

苏彧目视前方。并未看她,徐徐道:“你都已经死过一回了,世上还有什么可值得怕的?”

生离也好。死别也罢,种种滋味都已尝过,还有什么苦不能吃?还有什么疼咽不下去?

言罢,他转过脸看了她一眼。

若生莫名的心神一定。

少年白皙的面容,在昏暗的天光底下,有着玉石一般的光泽。他没有笑,眉宇间似乎还有隐藏着的冷峭,可他的神情看起来却又丝毫不显冷硬,那双好看的眼睛里,一片澄净,温柔又纯粹。

若生心尖一痒,竟是忘了甩开这“登徒子”的手。

她小声腹诽着,跟着他亦步亦趋地往长廊尽头走去。

扈秋娘跟忍冬,并没有跟上来。

长廊空空,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足音在轻轻回响。

若生垂眸,突然瞥见地砖缝隙里,藏着一抹红,暗沉沉的,却还未凝结。

她见过血,见过许多次,自然一眼便认了出来,这是新鲜落下的血珠……

她被苏彧牵着的手,倏忽一颤,下意识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掌。

“会不会给你惹麻烦?”若生咬了咬唇瓣,担忧道。

她的人,一部分是从三叔手底下要的,一部分是四叔手底下的,虽然收拾掉老吴之后,她便命扈秋娘一个个查了个底朝天,选了几人加以重用,可真到了这时候,人手似乎就不够用了。

尽管,多费些工夫,这事也能办成,可那样就又得耽搁上了几日。

是以当苏彧提议做个交易的时候,她没有犹豫,便答应了下来。

不过,虽然是交易,可到底是他帮了她。

她面露忧色,愁眉苦脸,脊骨僵直。

苏彧察觉不对,亦低头朝地上看去,眼尖地看见了那抹红色,双目微敛,吹了声口哨。

若生怔了下,只觉身后似有风声骤起,不觉转头看了过去,长廊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蒙面人。

“血。”苏彧低低吐出一个字来。

那蒙面人便立即低头往地上看去,瞧见那抹血迹后,飞快蹲下身去,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东西来。

是块帕子!

若生:“……”

只见他捏着帕子,翘起兰花指,朝地上擦去。

若生抬头看苏彧,苏彧似笑非笑道:“便是惹了麻烦,那也是我的事了,只要你莫要忘了你的事便好。”

若生听着,心里“咯噔”一下,讷讷道:“许多事,隔得久了,我只怕也记不大清楚。”

“下朝后,永定伯同陆立展,可说了好一会的话。”他眯着眼睛微笑,神色狐狸一般狡黠。

若生顿时醒悟过来,他愿意帮她,可并不单单只是为了那件事而已,只怕还是想见永定伯府倒霉才是。

她放下了心来。

论奸猾,论狠辣,她可都比不上他……

俩人沿着宛转的长廊,一路向前,穿过一间间屋子,终于到了那座小小的绣楼跟前。

站得近了,若生更觉绣楼枯朽,没有生气。

她深吸一口气,抬脚上了木阶。

脚下的阶梯,便咿咿呀呀地叫唤起来。

宅子外头看着陈旧,里头却并没有多少积灰,这里的确是有人居住的。

她一步步往上走,这心跳声也就跟着越来越响亮,“怦怦——怦怦怦——”,像在同老去的楼梯对着话。

苏彧突然唤了一声:“阿九。”

若生顿住脚步,回头看他。

他一把将她遮面用的纱幕给撩了起来,皱眉道:“面无人色,像鬼。”

她讪笑,夺回面纱:“所以得遮呀……”

能再见雀奴,她心中滋味百般,难以言喻,怎能不紧张。

然而,她真正惴惴的,却是里头的人,并不一定就是雀奴。

只要一刻未曾亲眼见到,一切就都还没有定数。

“候着吧,我先去看一眼。”苏彧道。

她摇了摇头:“不了,都已经走到这了,还候什么。”

左右就算里头的人不是雀奴,也不能再留在这。

可走到那扇门前后,她却不敢去推门,咬牙半响,只得回头来央求苏彧,柔柔地笑:“劳苏大人开个门……”(未完待续……)

PS:感谢水的深度亲的和氏璧!!感谢木槿1219亲的和氏璧!!感谢大家的小粉红跟打赏!!多谢大家厚爱!!感动中~~晚点还有第三更,大家睡前来刷新~最后继续求下小粉红了~没有小粉红的亲,翻翻推荐票吧~据说都涨了票数呢~PS:标题木贼,其实是个谜语,这段剧情正好用谜底来概括~具体意思,下章应该就会说到了~汗颜,作者菌是个想不出好标题的渣渣~~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