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掌珠 > 第095章 顺藤

第095章 顺藤

江氏气急攻心,说出一句要将梅姨娘打杀了之后,良久不得言语,只喘气声愈渐粗重,似病入膏肓之人,艰难呼吸。

她同刘刺史之间,说不上夫妻之情多浓,但就在她眼皮子底下,叫刘刺史变成了这副模样,江氏于情于理都不能脱开干系。若不是她觉得刘刺史宠爱梅姨娘也无甚关系,若不是她觉得刘刺史不必她日日在跟前转悠更是自在悠闲,她也不会时至今日,才发觉真相。

江氏想着刘刺史瞪着眼睛,口不能言地看着自己时的那双眼睛,心头一寒,遂将自己双目一闭,往地上倒了下去。

幸而她身旁站着的婆子眼疾手快,一把拦腰将她给接住了,扶到一旁让她坐下,而后压低了声音再三劝解:“夫人不可莽撞行事呀!”

这些日子同刘刺史在一道的人,是梅姨娘,刘刺史为何会变成这样,又为何不叫江氏知道,一桩桩答案都还得从梅姨娘口中寻,怎能随口说打杀了便打杀?

婆子劝了又劝。

江氏的呼吸声终于平稳了些许,似乎终于将她的话听进了耳中,略略一颔首。

婆子见状,立松一口气,旋即命人先将梅姨娘押下去,看好了,从后发落。

在场的几个丫鬟婆子得了明确的话,也都跟着暗暗长舒了一口气,三两下用汗巾子堵了梅姨娘的嘴防止她过会一时想不开咬舌自尽,一边将她胳膊往身后一扭。推搡着带了下去。

杂乱的脚步声,也很快便随之平静下来。

江氏面上潮红渐褪,深呼吸着徐徐睁开了眼睛,朝着梅姨娘一行人远去的方向看了一眼,面露痛意。

一旁的心腹妈妈瞧见后轻叹了一口气,柔声问她:“夫人,您可好些了?”

江氏摇摇头又点点头,好像就连她自己也弄不明白此刻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脑子里亦是一片混沌,浓雾重重。过得须臾。她才哑着声音道:“这下子可怎么好……”

他若死了便也罢。偏这样不死不活地吊着,叫旁人受罪,他自个儿也受罪。

江氏的一口气叹得比身旁侍候着的婆子,长得多。也沉重得多。

这件事。她又要怎么告诉几个孩子?她自己所出的两个孩子暂且不提。刘大郎的年纪可不小了,碰见这样的事,省不得要心生怨气……

江氏心中万分苦恼。脸上也不由得带出两分来,颊边的笑,含着苦涩,将她福气富态的脸庞都带出了悲怆来。

可即便如此,她的脸色,还是要比梅姨娘的好看得多。

梅姨娘那张年轻的面孔,转瞬间就像是老了十岁一般,就连身形似乎也佝偻了些。

她被堵了嘴,也无人拿她问话,几个手脚粗实的婆子扭了她进门,往地上一推,“呸”了一口,而后将门“嘭”地一关,“咔哒”落了钥,把她锁了起来。

梅姨娘从地上爬起来,艰难地爬到门后将耳朵贴在了门上。

隔着门板,外头正有人在说话。

听声音,门口应当只守了两个婆子。

梅姨娘死死咬住嘴里的汗巾子,眉眼却逐渐舒展开去。

时间一点一滴缓慢流逝,她背靠着墙壁坐定,掐算着时辰。等啊等,也不知过了多久,打从窗户照进来的日光已成了耀眼的金黄色。守在门口的婆子也已经有好一会没有出声。

她屏息听了听,听见外头似乎响起了脚步声,不觉无声笑了下。

随后,门口传来了低低的交谈声。

再过一瞬,那原本紧闭的门,就被人打开了来。逆着光,从外头走进来一个身量颇高的人,轻声而急切地喊了一声“姨娘”。

“呜——呜呜——”梅姨娘用舌头抵住汗巾子,吃力地支吾着想要说话。

“姨娘!”来人立刻朝她奔来,声音愈急,隐约间似乎还带着些许心疼的意味。

到了阴暗处,日光不再如先前入门时那般刺眼,来人的样貌,登时明朗,赫然就是刘大郎!

他奔至梅姨娘身边,将她口中汗巾子一除,而后皱眉问:“母亲怎么突然动了心思去看父亲?而且不论我如何解释,她都认定是你将父亲害成了这副模样!”

梅姨娘眼眶一红,泪珠子就扑簌簌从里头滚了出来,哭得好不可怜,“都怨我自个儿不好,惹了夫人生气……”她哭着,身子已朝刘大郎偎了过去,“大郎,我手疼……”

刘大郎见之不忍,口中说着“姨娘莫怕,回头等母亲气消了,自然会醒悟过来”,一边伸手去解捆着梅姨娘手腕的绳子。

梅姨娘呜咽着,将头枕在了他的肩头上。

待到双手一松,她蓦地将手抬了起来,朝着刘大郎后颈重重落下,用了十成的力气,刘大郎全无防备,闷哼一声就晕死了过去。

梅姨娘面上泪水未收,起身就走,连看也不看他一眼。

门外的婆子,已叫刘大郎打发走,暂且无人,几个丫鬟行色匆匆,此刻目光也并不曾落在这扇门上。

梅姨娘拔腿便跑。

几年下来,刘府上上下下,她都走遍,如何才能避开了人,她很清楚。

刘大郎是她早已布下的一步棋,原本以为不会有用到他的那一日,不曾想这一日还是来了。

不过当初拿下他,也并没有耗费她多少工夫。刘大郎自幼丧母,同父亲感情也不过平平,江氏再好也终究只是继母,何况江氏没过多久就又生下了孩子,能花费在他身上的心思就自然而然少了许多。

所以对他,只需要一点母亲般的关怀,温柔。以及他先前从未尝过的青涩情意,就足矣。

刘刺史出了意外后,她心中就已觉不妙,毕竟事情出现了变故,今后究竟会如何,谁也无法预料。是以,她佯装惶恐无助,去求了刘大郎。刘大郎见她哭得肝肠寸断,反安慰道,姨娘莫要担心。还有我在。

他并不喜欢父亲。也称不上能干,而且又叫梅姨娘给勾住了心魂,竟是连丁点孝意都不顾了……

梅姨娘深知自己将他吃得死死的,到了被人关起来的时候。也没有彻底慌乱。

她如愿逃了出来。可凭借她一人之力。是断不可能直接逃出刘家去的,何况还要出平州,回京城。路途迢迢。所以她逃出来,是为了送消息出去。

一切也正如她所预想的一样,虽有波折,但仍算顺利。

她养下的信鸽,带着求助的字条,振翅而飞,消失于刘府上空。

青空白云,一派安然。

可这只鸽子飞……飞飞……飞飞飞……“咕咕”两声,被人一箭射了下来。

元宝在边上眯着眼睛盯着受伤的鸽子,用自己胖乎乎的肉爪拍拍它,歪了歪脑袋,似乎在掂量这鸽子够不够肥。

至于字条,则很快就被重新送回了来处,被送到了苏彧手里。

先前江氏清醒过来,便打发人来园子里将刘大郎兄妹叫了回去。府里出了大事,一时间也无人顾及苏彧跟若生俩人,他二人乐得自在。

这会字条送来,苏彧展开看完,便递给了若生。

若生并不看字条,先睨了他一眼。

苏彧道:“看看吧。”

她才低头去看,看了一遍皱眉,“没看明白。”

上头的字她皆认得,话里的意思她也看得懂,可只冲这么短短的一张字条,再多的东西,她一时也看不大出。

苏彧失笑:“你若不说,只怕谁也看不出你竟是多活过一回的。”言罢,他将字条举起,对着日光,侧目问若生:“看出来?”

若生凑近了去看,恍然惊觉:“这纸同平素见惯的似有不同?”

“正是。”苏彧颔首,“乍然看去,不过普普通通一张纸而已,但细看就会发现,这纸中掺了旁的东西,在日光照耀下会隐隐发光。这样的纸,乃是特制的,向来只有他们会用。”

若生蹙眉:“他们,指的是谁?”

苏彧慢条斯理将字条收了,问:“启泰元年时,陆立展怎样了?”

“陆立展?”若生微微一怔,“他在新帝即位前,便死了。”说到这,她忽然想起一件事来,“陆相之后,是裴相!”

苏彧闻言,也不禁愣了下:“平州裴氏的裴?”

“应当就是这个裴。”

苏彧沉吟:“这倒是有趣……平州裴氏明明在十二年前死绝了,而今却突然冒出来个会种倚栏娇的女人不说,来日这大胤天下,竟还会出个裴相,只是不知那位裴相爷,同平州裴氏可有关系。”

若生叹口气:“坊间只说他有从龙之功,很得新帝器重,破格提拔,非是一般人。”

苏彧忽然冷笑了下,没有再言语。

启泰,新帝,裴相……

将来的日子,只怕当真有趣得紧!

尤其是陆立展其人竟然死在了太子长孙少沔登基之前,这可不论怎么看都没有道理。

他的面色也渐渐阴沉下来,眉宇间冷意弥漫。

若生瞥见,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那日自己说漏嘴时,他阴鸷的模样来,当即眼皮一跳,随手从小碟中抓起一颗蜜饯鬼使神差地塞进了他嘴里。

他一愣,而后神色竟就慢慢放松下来,不紧不慢张嘴说,还要。

这下子倒换若生尴尬,恨不能找条地缝钻进去,一把将一碟子都递给了他。

苏彧悠悠然吃了两颗,才道:“梅姨娘,是陆相的人。”(未完待续……)

PS:网络依旧么修复QAQ……话说大家有想到阿九前世,陆相已经挂了咩~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