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朱颜女将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将军,我于愿足矣

第一百八十三章 将军,我于愿足矣

“呵……”夏侯爝原本茫然的佯装脸此刻露出了奸滑的神情,“原以为你只是在战场上身手了得,不想竟是我小觑了你。”

对于夏侯爝的恭维,洛霜无意回应,敌意的看着眼前的人,“你究竟想做什么,你的目标是我,还是根本连把将军引进山来也是你计划的其中一部分?他可是你的亲哥哥啊!”

“你这个女人啊,怎么就这么喜欢多管闲事呢?”夏侯爝眼带笑意,仿佛只是在说些无关痛痒的话,直到脚下的地面开始了微微的颤动,他勾唇浅笑,目色深深的盯着洛霜。

洛霜感觉到脚下的震从轻微开始变得越来越猛烈,洛霜意识到不妙,俯下身子以求平衡。几乎是在她后退的时候,她眼前的地面出现了数道裂痕,以她自己为中心向外急速延伸扩散,很快这些裂痕开始分裂成缝,露出深不见底的缺口。

她赶紧向后跳,然而那些裂缝却如同认准了她一般,她连跳数次,那些裂缝却如影随形的紧跟着她,每每落脚之处便会立刻出现裂缝,令她根本没有半分喘息的余地。

“不好!”洛霜暗叫,如此一来自己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稍一定心她突然回身踩着尚未彻底裂开深缝的地方向夏侯爝冲去。

而夏侯爝显然也没有意识到她会有如此举动,未来得及躲闪的他差一点被洛霜打到,他抽出腰间的两个短柄刀招挡住洛霜劈落而下的掌锋。

洛霜见状,收住手掌的同时侧身顺势一记回旋踢。两人便这般打斗起来,洛霜虽没有武器在手,却也是凶猛异常,而夏侯爝虽不与他哥哥一般常年战场上带兵出征,但身手亦是不凡,一时间两人之间胶着不相上下。

脚下的裂缝还在继续增加、分裂,终于夏侯爝抓住一个洛霜躲避脚下深缝的瞬间踹向她的侧腰。

“啊!”

洛霜脚下失去了重心,跌向了深深地裂缝,所幸在坠落之时双手扒住了地面,整个人悬在深缝边缘,旁边不断有石子落下去,洛霜瞥了一眼下面,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根本没有底,再往下便是翻滚的烟雾,若自己掉下去岂非凶多吉少。

而就在她仰头看向上面想要爬上去时,夏侯爝一步步的靠近了她。

“既然你已经知道了这么多事情,我又怎么会给你机会,让你上来坏我的事呢?”夏侯爝边说,边将脚踩向了她的双手……

“嘭!”

就在夏侯爝的脚几乎落下时,他突然被一人一脚踹翻在地,他猛地回头看到面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兄长夏侯熠。

“你……咳……”刚欲张口,夏侯爝便咳了一口血出来,夏侯熠那一脚下了十足十的狠力,他胸口一时间几乎喘不过气来。

“洛霜!”夏侯熠将夏侯爝踹翻便没有再多看他一眼,蹲身一把拉住洛霜的手,“我来了!我拉你上来!”

“将军……”再看到夏侯熠,心思与上次见到之时的仇恨已经大有不同,见他安然,洛霜心中稍定,然而如今陷入险境的却是她自己。

“不要怕,我会救你的!”夏侯熠用力的拽着洛霜,洛霜脚下也自己使力等着裂缝下面的壁边顺着夏侯熠的力气向上爬。

眼看着洛霜马上就被夏侯熠完全拉上来时,地面突然猛烈一阵晃动,裂缝再次开始分裂、变大。

“啊……”

洛霜原本探出地面大半的身子再次落了下去。

夏侯熠死死的拉住她,而自己的身子由于地面的震动也向下面探低了一些。

“洛霜,抓紧我!”

洛霜看着越来越大的裂缝和猛烈震动的地面,再看着夏侯熠因拉着自己逐渐向前倾斜的上身,知道再这样下去两个人可能都会掉下去,于是她开始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掌中脱出。

察觉到洛霜的举动,“洛霜,你要干什么!”

“将军,你快放手。”

“不可以,你信我!我可以救你!”夏侯熠已经明白了她的心思,却是更加用力的拉着她的手。

“将军,没有用的,再这样下去我们都会坠入裂缝之中,你快放手。”说着,继续挣脱这夏侯熠的手心。

“怎么可以!我是你的将军,我命令你,不可以放弃!”夏侯熠突然很心慌,若是洛霜执意脱开自己,自己纵使再使力也无法扯住她。

“将军,你能来救洛霜,洛霜于愿足矣。”洛霜的脸上没有了陷入险境的恐慌,然是满足的笑容。

而这时夏侯熠觉察到身后的夏侯爝靠近过来,他原本以为是夏侯爝欲来对付自己,于是并没有放在心上,此刻他只想着绝不会放手让洛霜掉下去。

然而夏侯爝却出乎他意料的拿着刀对准了洛霜。

“不要!”夏侯熠看到夏侯爝如此举动,心中惊恐,连忙腾出一只手去制止他。

地面又是一次猛烈的晃动,洛霜趁此时机,加之夏侯熠分神对付夏侯爝,一只悬空的手将夏侯熠紧紧握着自己另一只手的手掌慢慢推开。

夏侯熠分神无暇,他觉察到手中紧握着的手以及自己拉着的重量突然消失之时猛然回头,只看到洛霜的身子下坠进了裂缝深渊之中,她面冲自己,脸上却是安然若素。

“洛霜!洛霜……”就这样他眼见着洛霜消失在了裂缝底下那团涌动的黑雾之中。

夏侯爝见洛霜已经跌落下去,也便停了手。

夏侯熠转过身站起来,看着自己那个陌生的弟弟,声若冰霜。

“为什么?”

夏侯爝不语。

“你究竟什么时候开始,什么时候变成了靳焱的人?!”夏侯熠的声音绝望而愤怒。

夏侯爝依旧是沉默。

“你说话啊!”夏侯熠一把拽住夏侯爝的领口,“为什么?!”

夏侯爝没有做任何的反抗,就这样被兄长拽着,平静的看着他。

“为什么?”夏侯爝突然笑了,笑中是嘲讽,亦含有一丝无奈。

“那就让我来告诉你,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未完待续。)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