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帝国重器 > 第五百二十章 家具厂的小故事

第五百二十章 家具厂的小故事

“哎呦师父,您怎么来啦?”

刚刚连轴转了八小时的宋涛,刚从单位的车棚里推车出来,不想就看到了自己那位已经内退的老师父。

当年宋涛刚分配到家具厂的时候,带他的就是这位王师傅。别看他那年才四十多岁,但已经是家具厂里的一把手了。

老师父当年教徒弟也不藏私,该怎么教就怎么教。没有多久,宋涛就可以独立出师了。

这要是放到旧社会,宋涛想在老师傅手上学点本身,起码先当二年学徒,再给师父白打三年工。学到的东西,也不可能超过了师父去。

“您不是退休了,今天有空回厂里看看?”宋涛将自行车立在旁边,连忙掏口袋摸出一盒烟来,恭敬的递了过去。

“不抽了,一会儿还得进厂干活,抽烟不安全。”王师傅摆着手,给宋涛的烟挡了回去。

“干活?干什么活?”宋涛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您不是退休了,还回来上班不成?”

“厂里白厂长亲自找到我家去,要请我回来上一个月班。”

王师傅背着手点着头,一付你们果然还是离不了我的样子。

“哎,其实我是不想来的。城南有家村集体办的家具厂,工资给我是厂里退休金的十倍,平常只要去看两眼就行,日子过得别提多舒服。”

“嗨,我也听说了。”宋涛点着头,一脸羡慕的样子:“听说在大集体工作,或者是给个体户干活,一个月有的能开七八百块。要不是看咱们厂是国营企业,我早就跳槽啦!”

“你也别到处乱跑,我看厂里还是有点前途的。”王师傅露出一副有内幕的神情,指点道:“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听说厂里有大生意,订单多的要这个月连轴转、三班倒。开的虽然没有那些非公企业多,可胜在一个安稳。说到底企业是国家的,国家不会不管你们。这不是,真有大生意还是要照顾你们的。”

“怪不得了,我说车间主任跟上了发条似的,今天一个劲儿的催人干活。”宋涛长出一口气,点头道:“要是这么说,那还真不错。看来这次厂里是真要发财了,连您老都给请回来上工。”

王师傅嗯了一声,露出得意的笑容:“嗨,我那孙子考上了国际交流生,我这不是为了给他出国攒点钱!”

“哦?王大锤那小子,要出国了?去哪?是不是美国?”

“美国!”

王师傅眯起了眼睛,享受着宋涛羡慕的目光。老人家都是隔辈亲,何况王大锤这小子从小就学习好,奖状都挂满了一面墙。有这样的孙子,王师傅又怎么能不骄傲。

“美国什么家里呆不下州,你说这美国人怪不得这么厉害。好家伙,厉害的家里都呆不下了,可不就得满世界的跑吗?”

宋涛有些向往的说道:“什么啊,那是加利福尼亚吧?加州啊,听说可是美国最繁华的地方了。”

“差不多、差不多,我孙子明年要去交流一个学期。这在家千般好,出门事事难。我也没什么本事,只有出国之前多赚点钱了!”

“那我就恭喜您了,您这孙子王大锤看来以后是有出息咯!连出国交流都赶上了,回国再考个好大学,您老就等着享福吧!”

“还是得谢谢新科集团的胡总,不是人家资助的,我家王大锤哪有这种出国的好事儿?”

“是是,是得谢谢人家!”

要说起学生交流计划,这还是胡文海闹出了的大乌龙。

当初他和杜邦谈判,锂离子电池交易的前提就有一个条件,要求杜邦每年安排十万人的留学名额。

这可真是个不大不小的笑话。

因为他这是下意识的把二十年后中国的大学生数量,放到了八十年代末。

到了二十一世纪,中国高校扩招,每年毕业的大学生百万都不止。拿出十万人出国交流和留学,当然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八十年代末呢?大学生可是真正的天之骄子。不好意思,中国每年毕业的大学生,可能连十万都没有。

搞出来这么大一个大乌龙,胡文海当然不可能说——对不起,我搞错了,不需要这么多的留学名额,那不是便宜了杜邦了吗。

怎么办?

其实也好办,既然是人数报多了,那就错有错着吧。大学生和科学家不够,没关系,咱们高中生凑!

胡文海自己当初就差点参加过高中生的交流计划,这光是渤海省一年的高中生就何止十万?黑吉辽三省,再加上帝都、魔都的高中,每年这点名额都不够分的。

虽然还是有些便宜了杜邦,但这些高中生出去之后多少能开拓一下眼界,也算是一件好事。

至于说担心培养出一批小美分来,这个倒是不大需要担心——如今中国社会上,美分才是主流,都很难挑出几个不是美分的来。

何况等这些学生走上社会,恐怕都要等到九十年代了。没考上大学的出不了国,考上大学的出国以后就等着后悔。接受一下美帝高中的再教育,至少对于个人人生目标会更有追求,而不是混吃等死。一个曾经出国开拓过眼界的人,恐怕很难接受一辈子都默默无闻了。

当然,最大的好处就是新科集团和胡文海在社会上的美誉度和知名度都发生了极大的提高。

一个私营企业和私营老板,无私的送孩子出国见世面。这是什么精神?这简直是活雷锋精神啊!

不管是出国学生的家长还是听说过这件事的人,没有不竖个大拇指的。当然说怪话的也不是没有,这种人是永远也不会绝种的。

王师傅别了自己的徒弟宋涛,转身向着厂里走去。他熟悉的先在更衣室换了蓝色的工作服,带着深绿色的套袖和厚厚的眼镜,耳朵上别着铅笔,头上戴着蓝布工作帽,轻车熟路的向着工作区走去。

“哟,王师傅来了!”

和王师傅打招呼的,是如今家具厂的厂长唐林虎。人如其名,唐林虎的体格高足有一米八以上,一身肉走起来仿佛是一道会移动的墙,端的是壮的如同一头老虎一般。

“是唐厂长啊,好久没来过厂里了,咱们俩可有日子没见。”

“嗨,您要是想我,我天天请您来!”唐林虎说话的声音像打雷,看起来他今天心情不是小好:“王师傅,我就说您这么早退休,还不是咱家具厂庙小么。”

“这话我可不爱听啊!”王师傅打趣似的说道:“合着我给家具厂干了小三十年,怎么以前没感觉庙小呢。”

“您是怎么想的,我心里门清。说真的,王师傅您的木工活那可是一把好手,回来家具厂干吧。不仅退休金照开,我还给您再算一份返聘的工资!”

“返聘的?”王师傅想了想,还是有些遗憾的摇头道:“那也就是一个月一百多块钱,没什么意思啊。”

“谁说是一百多块一个月的?”唐林虎伸出一双手五根手指、再翻过来:“您回来当大师傅,我给您这个数,一个月一千块!”

“一千块?”王师傅明显有些意动,不过还是摇头道:“唐厂长,你就忽悠我吧。给我开一千块钱,厂里其他人能同意,上面轻工局能批准?”

“您就说干不干吧,不仅给您一千块的工资,厂里我给您算10的股份!”

“你就别逗我老头子了,这厂又不是你的。国家的工厂,你说给我股份就给我股份啊?别说10,1‰你都拿不出来!你要是真能拿出这条件来,我就回来跟着你干!”

“好,一言为定!”

唐林虎在十月的深秋里,猛的脱下外套往地上一扔。找了块木箱子就站了上去,放声大喊起来。

“同志们、同事们,大家先停一下手里的活,我有个事情要讲一下!”

唐林虎的声音在不大的家具厂里回荡,工作的工人们放下手里的工具聚拢过来,有些好奇的看着他。

领导讲话大家都是熟悉了的,也没有什么废话。

“从今天起,家具厂就不是国家的企业了!”

唐林虎的第一句话,就让下面人顿时哗然起来。

“唐厂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家具厂就不是国家的了,不是国家的是谁的?”

“是我的!”

唐林虎从兜里拿出一份文件,抖开举起来说道:“我已经从轻工局手里将家具厂买下来了,从今天起,家具厂就是一家私营企业。各位如果愿意跟我干,我每人涨工资四百。不愿意跟我干的,轻工局已经同意,帮大家重新安排工作了!”

唐林虎的话说完,下面的工人一片目瞪口呆。工人们连一点改制的心理准备都没做好,怎么突然就不是国家工人了?

可要说家具厂一班十几个工人,还有几个是返聘和临时工。正式工满打满算,不过二十多人、不到三十个。就这么点人,也根本闹不出什么事情来。

唐林虎霸气的一挥手,问道:“我的话说完了,谁愿意跟我干?谁不想跟我干?”

大家书评区收一收。(未完待续。)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