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雪狐乾坤录 > 第三百三十一章 后顾之忧

第三百三十一章 后顾之忧

罗弋风瞅她们虽然一个个蓬头垢面,但就其姿色论起来也是瑕不掩瑜。他暗忖道:“靳男劳苦,想来是要她们伺候冶红晓,就精挑细选了一些……看她们样子挺可怜的……不若就让她们跟着算了!”

  突然,褒姒、褒姬两姐妹一溜烟飞出暗海沙滩,有褒姒吃醋道:“罗弋风!你是不是**病又犯了!”

  褒姬仔细她们的容貌,见她们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但是!那娇小可人,楚楚动人的容颜也是有的。

  接着,褒姬双手掐腰,朝怜月溪问道:“你就不害怕鹊巢鸠占!”

  罗弋风不敢胡思乱想,哈哈哈放声郎笑,就朝屋内走去,想是要避开这尴尬的话题一般。

  褒姬笑骂着:“是也不是!”跟上罗弋风,黏着追问道:“你见她们出落的水灵,就要纳为己有!”

  罗弋风早练得念由心生,而不思虑,置之一笑道:“我有你们八个可怜见的姑娘已经够了!何必自讨苦吃。”

  他见店家已经将小店收拾的干干净净,喊道:“店家!上菜!捡好的来!”

  “好嘞!”这店家应声就将后厨早准备好的菜肴端来,“客官!”店家感激涕零,“这些酒菜,权当我谢各位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连连磕头,“鬼帝!鬼帝!承蒙大恩,没齿难忘!”

  那边,他的内人又端来几个热菜,置放好后,恰去扶这店家,说道:“那几位姑娘也饿着吧!你们那边坐……那边坐……我再去给你置办些热菜!”

  她们一个个恭默守静,好似在等待鬼帝发话一般。罗弋风回首一笑,见她们一个个灰头土脸,问店家道:“这里可有洗漱的地方,你看她们一身泥泞,怎么会有心情吃得下饭!”

  “有有有!”店家连连点头,说道:“鬼帝不嫌弃,我这里倒是有简陋的洗漱内堂,姑娘们尽可在这里打理!”

  怜月溪来劲儿了,硬要陪她们进去,说道:“现在就带我们进去吧!”

  店家笑着对着他的妻子说道:“劳烦夫人领她们前去,我再去给她们准备些热菜!”

  “好嘞!”她高兴地领着她们去往内堂。

  罗弋风欣慰道:“好在让我们碰见了这厮,不然就让这厮横行霸道了!”想到靳男,伤感道:“只是可惜了靳男,害了他的性命!”转念道:“店家!我这冰武卫的头颅哪里去了!”

  那店家居在后厨,朗声回答道:“鬼帝!我见这小伙甚是可怜,就将他的头颅葬在后院的树林里了。咳!这般年纪,竟然连个全尸也没留着。”

  罗弋风黯然道:“靳男向来恭敬桑梓,于雪狐界的安危分外操劳,他这般结果,不是我害的又是谁?”

  莫莹伸来柔荑,握他右手,说道:“弋风哥哥!莫要这般自怨自艾,应该为我们有这般的战士而感到欣慰!靳男和新风特穆尔伯伯永远活在我们心里。”

  “是啊!”凝露夹着一块可口的冰鹿肉,朝罗弋风口边送去,温柔道:“咱们替靳男杀了红聚舟,也算替他得报大仇了,他在天之灵,一定会感恩弋风相公的。”

  罗弋风将冰鹿肉嚼在嘴里,慢吞吞地嚅动朱唇,想要搭话,却因为嚼着冰鹿肉,而说不及时。

  褒姬此刻将醋心抛到脑后,倾着上半身,贴着罗弋风,环温臂搂着罗弋风左臂,柔柔道:“相公!有这样的战士替我们负重前行,我们才可安枕无忧!和平从来都不会缺席战士,战士从来都不会畏惧牺牲,他们因有你这般的德政,才任劳任怨!我们能够做的就是把这和平铸造的铁桶一般。一人有庆,兆民赖之!”

  “一人有庆,兆民赖之……一人有庆,兆民赖之……”罗弋风自言自语道,觉得甚有道理,若恍然醒悟一般,喜来这忧伤的脸庞挨靠着褒姬的青丝。

  过后,大伙高兴地将菜肴食在腹内,回味无穷,有褒姒说道:“百姓安居乐业才是我们最大欣慰!”

  良久,怜月溪将洗漱完毕的姑娘带领出来,兴高采烈。

  罗弋风乍看下去,见她们一个个细皮嫩肉,生的白白净净,秀色可餐,言由心生道:“真是人靠衣裳,马靠鞍!”

  只凝露怪异地想法一闪而过,“知他今夜,好好为谁梳洗!”

  褒姒不满道:“怜月溪,你这般把她们打扮的花枝招展,不怕某人犯**病吗?”

  怜月溪没好气,说道:“这些姑娘的衣衫都太脏了,我只得将我素日里穿戴的给她们换上,没想到……渍渍渍渍……她们也算的上万里挑一的姿色了!我见尤爱啊……嘻嘻……”

  罗弋风看得怔了,居然突发奇想道:“将来我霸业有成,这些胭脂红粉充斥后宫,不把那殿堂搞的花团锦簇吗?她们这般模样,怎么好生叫她们做这个丫鬟!”

  有褒姒、褒姬斜来白眼,怕的要命,说道:“怜月溪!你可知道咱相公在想啥!”

  怜月溪递给罗弋风两眼警告,说道:“趁早收了你这花心!否则莫说是我,小心七七、轻华、邀月她们撕烂你皮!”

  九位婢女面红耳赤,饶是各自揣摩着各自的心思,娇羞无限。

  怜月溪示意她们道:“你们旁边用餐吧!”

  “菜来喽!”店家刚好出来后厨,端来了丰盛的佳肴。

  有罗弋风岔开话题,说道:“溪儿快来!我这边给你备了一份,趁热吃了吧!”

  怜月溪眉开眼笑,她想不到相公会这般替自己考虑,就满心欢喜地跳步而来。她一撅臀部把莫莹挺在一边,硬是要挨着相公罗弋风坐着,委屈的莫莹不好发作,只得隐忍。

  她吃得津津有味,边吃边说道:“好香啊!”

  罗弋风一眼扫了这几位国色天香,暗忖道:“她们一个个闭月羞花,都将这天下间的美色比之下去……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可是若拿神秘而言,还是这些姑娘更加令人向往!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我真是喜新厌旧的主!”

  “哼!”褒姒说道,“幸亏你有自知之明!”

  “真恨不能把你眼扣瞎了!”褒姬也不满道:

  “你们怎么了!”凝露说道:

  褒姒意犹未尽道:“刚才咱们相公在这里缅怀美色呢!尝矜绝代色,复恃倾城姿!可若入君怀,平添一截愁!”

  莫莹不解道:“咱们愁什么?”

  “是啊!愁什么?”怜月溪一抹嘴,也是饶有兴致。

  “愁咱们的神秘感没了,还是那些处子之美更加地令人向往!”褒姬解释道:

  怜月溪眯着眼,就揪着罗弋风左耳朵不放,啐道:“我的神秘感没了?我成残花败柳了?是也不是?”

  “哎哟哟!哎哟哟!我的好老婆!我哪敢啊……只是……我只是看看有感而发一下,别无他意!”

  “什么感啊?也发来我瞧瞧?反正这些姑娘被你救下了,要不要一下子全部收罗在帐,也好叫她们的神秘感给你新鲜一下!”褒姬吃醋道,就掐罗弋风腋窝下面的嫩肉。

  “呜呜呜哟哟哟……疼!”罗弋风只顾喊疼!

  莫莹站立起来,左右手慌来将她们的玉臂掣在手心,喝道:“撒开!”

  “切!”褒姬、怜月溪松开手,有怜月溪秃噜道:“他这般模样,你还心疼他!”

  “不然怎么样?我们见她们可怜才收容她们?若是怕她们迷惑相公,咱们大可遣散她们便是……这会儿又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总是这般拿你们的小心眼害弋风哥哥受罪!”莫莹说道:

  “小姐莫要赶走我们!小姐莫要赶走我们!”这九名女子一起慌张地站立起来,跪地求道:

  莫莹一愣,尴尬地去扶她们起身,嘴里急道:“我不是要轰走你们!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这九名女子跪地不起,竟然齐道:“我们感念鬼帝之恩,未曾报答,还望小姐成全!”

  “不赶走你们!不赶走你们!”莫莹更加急了,“快起来吧!”

  这时,褒姒甚有主张地站立起来道;“你们起来,否则我可真赶走你们!”

  接着,褒姒又道:“你们一共有九名,而……”瞪一眼罗弋风,叫他收敛自己的偷眼之色,“鬼帝一共是八名妻子,除了你们见到的我、褒姬、凝露、莫莹、怜月溪、还有走散的七七、轻华、邀星三人!

  “正好你们一人服侍一人……我和褒姬不用你们服侍,就划拨你们其中三人照顾鬼帝的起居,勿要怠慢!更勿要有什么其他的非分之想!否则可就真赶走你们!”

  “是!”九女一起答道:

  “你们都说说你们都叫什么?”莫莹边上问道:

  这九名女子一个个自我说道——

  “我叫苏安夕!来至枫城!”

  “我叫穆晴羽!来至沙都!”

  “我叫冷溪颜!来至川海!”

  “我叫安若姿!来至川海!”

  “我叫幕千雪!来至蛮域!”

  “我叫乔羽!来至沙都!”

  “我叫林若梨!来至冰城!”

  “我叫冰瑄!来至沙都!”

  “我叫上官漫!来至川海!”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