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深影末世天择 > 第十二章 09.05 初次尝试

第十二章 09.05 初次尝试

“徐毅炼?”在图书室的门口,陆深远和郑千雪碰到了徐毅炼。

  徐毅炼回过头,看着自己的舍友说道:“陆深远啊。真巧。”

  “是啊,你也来这里查资料的吗?”陆深远问道。

  “不是,我是吃完饭后随便逛逛到这里来的。”徐毅炼说道。

  “这样啊。”

  “那你们呢?听你们的话你们好像早就知道这里了。”徐毅炼问道。

  “我是同班同学告诉我的,就上来看看。”陆深远说道。

  “了解了。”说完这话,徐毅炼就转头径自走下楼梯。

  “他是你舍友吗?”郑千雪问道。

  “是的,我之前应该跟你介绍过,他叫徐毅炼。”陆深远回答道。

  “他好像没看到我似的。”郑千雪耸了耸肩。

  “你别误会,他就是这样。跟自己无关的事情他都没什么兴趣。”陆深远也显得很无奈。

  陆深远和徐毅炼成为舍友已经四天了,可是两人的对话次数却少得可怜,除了日常的打招呼之外两人几乎没有过其他的交谈。没有别的原因,就是两个人都不太擅长交际罢了。

  只有一次陆深远感觉气氛实在太尴尬而尝试性地进行交谈,才粗略知道对方还有好几个高中同学也在这所大学,而自己也将郑千雪这一死对头介绍给了他。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交谈。

  “看来你们两个都是闷骚怪啊。”郑千雪一边感叹一边走下楼梯。

  “等等,你什么意思?”陆深远连忙跟上。

  ······

  由于徐毅炼的能力级别判定达到了攻击系的“高危”级别,导致班主任袁灿霖急忙修改了下午的教学计划,将徐毅炼作为重点教学指导对象,而其他学生则是自主旁观。

  这种教学方式看似有失公允,但实际上这只是为了全班乃至全校人的安全考虑。学校并没有针对高级别超能力者的特设班级,也不可能单独给徐毅炼特开一个班,而且因为戴了手环抑制器也没有必要。只不过至今为止从未出现过一个直接就被判定为“高危”级别的超能力者,所以谁都无法判断手环抑制器是否能够完全抑制住徐毅炼的能力。

  虽然说同属性超能力者之间不会产生伤害,但这也只是通过现存的实验和总结得到的,对于之前从未出现过的级别,谁都说不准。

  原先袁灿霖是想在午休的时候就找徐毅炼谈话的,但未曾想徐毅炼来无影去无踪,刚宣布下课他就不见了。袁灿霖也想着去找,但是找了一个中午都无果,直到下午上课铃声响起的刹那才看到他重返教室。所以袁灿霖也只好选择在上课时对徐毅炼特别指导了。

  看到徐毅炼的手腕上戴着抑制器,袁灿霖轻轻松了一口气:“徐毅炼同学,由于你的级别问题,下午的课程就对你进行单独辅导了。”

  徐毅炼看了看班主任,问道:“那其他人呢?”

  “其他同学我会让他们自行观看我的辅导方式,然后自行训练。”袁灿霖解释道。

  “为什么?这么区别对待么?”徐毅炼显得有点激动。

  袁灿霖被徐毅炼突然的激动惊到了,但很快恢复了镇定:“不是这样的。原先的教学计划就是由我介绍超能力的注意事项以及发动方式,然后再让你们自行理解体会。而由于你的级别特殊,有可能会产生危险,所以需要对你单独进行一些特殊指导。除了特殊指导外的其他教学我依旧会进行的。”

  徐毅炼皱了皱眉,说道:“好吧我知道了。麻烦老师了。”

  “没事,应该的。”袁灿霖小心翼翼地说道,“那么徐毅炼同学,你先慢慢地把抑制器取下来吧,注意不要有情绪波动。”

  徐毅炼点点头,慢慢摘下手环。

  红色光点一闪而逝。手环取下来的那一刻,徐毅炼再次感受到之前在身体里蠢蠢欲动的那股感觉,好像比戴上手环之前还要强烈。

  “徐毅炼,你怎么了?”看着发呆的徐毅炼,袁灿霖连忙问道。

  “没什么,只是有种奇怪的感觉。”徐毅炼摇了摇头。

  “奇怪的感觉?什么感觉?”袁灿霖连忙追问。

  “说不清楚。就是比起戴手环之前感觉不一样了。”徐毅炼说道。

  “这应该是正常现象。”袁灿霖解释道,“因为这个抑制器的原理,部分同学摘下抑制器之后会有能力‘逆流充盈’的感觉,就是会感觉自己的能力好像比以前要强势,其他同学也可以试试。”袁灿霖对着围在四周的学生说道,随后继续解释,“但这其实只是一种错觉罢了,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异常情况。”

  徐毅炼看了看自己的手,那些莫名其妙的黑色物质再次出现了,但不是十分显眼,依旧只是出现在手指内部,没有向外溢出的情况。

  “好了,下面我来向大家说明一下超能力该如何发动。”袁灿霖正色道。

  专家认为超能力的原理都是可以用科学来解释的,但是这也仅仅只是一个猜想,因为现在能用科学解释的超能力少之又少。

  但是超能力的发动方式基本上已经有了一致的说法,就是靠能力者的意识。在大致知道自己的超能力是个什么情况之后,只要心中想着要用这个能力,就会自然而然地将能力发动。只是这个过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需要经过一定程度的练习才可以让能力“随叫随到”。当熟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发动超能力就和呼吸一般简单。

  当然发动归发动,发动之后的具体能力形式如何,还需要自己研究。

  不过在有些情况下超能力可能会自行发动,没有经过能力者本身的意识,一般这种情况被称为能力“失控”,完全无法控制则会被称为能力“暴走”。

  徐毅炼回忆起自己最早发动超能力时的情景,那时很显然超能力是在无意识间发动的,此后的几次黑色物质溢出也都是在无意识间。也就是说徐毅炼至今尚未主动使用过能力,所有的能力发动都算是处在“失控”状态?

  所以体内这股蠢蠢欲动的感觉让他感到了不安,他已经很久都没有产生过这种心理了。这种不安是从心底而起的,他打心底对使用这个能力感到了不安和……恐惧?

  没错,徐毅炼突然感到了恐惧。

  以前在根本不需要考虑是否发动超能力的时候,他从未思考过这种问题。因为自己能将能力自如收回,所以只需要将每次在睡觉时意外放出的黑色物质收回来就可以了。因为也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会意外放出能力,而且也没有需要特意用能力去对付的人,所以能不能自如放出能力其实无所谓。

  这次可以说是徐毅炼首次自己主动发动自己的能力,而且鉴于小时候自己的能力的恐怖效果,想必这个能力确实达到了班主任所说的“高危”级别。如果一不小心没能控制好该怎么办?

  徐毅炼可以肯定,这些黑色物质对自己是无害的,毕竟它们就在自己体内。可是他并不确定这些物质对其他人,包括同为毒属性的人,会不会造成伤害。

  在袁灿霖的一再要求下,徐毅炼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安和恐惧,闭上双眼,想着将手中那躁动的黑色物质小心翼翼地逼出体外。

  庆幸的是,那些黑色物质没有暴动,它们慢慢窜出徐毅炼的手,并且很安静地附在徐毅炼的整只右手上,就好似那只手变成黑色一般。

  仔细观察后会发现这些黑色物质就像是活物似的,安静地在徐毅炼的右手上“流动”,但是没有向其它地方蔓延的迹象,也没有滴落,而且借由阳光反射着奇妙的金黄色。

  在徐毅炼把这些黑色物质放出来后,全班的视线都集中了过来。因为这些黑色物质的存在感太强烈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浓浓的危机气息。

  “这种毒……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袁灿霖感慨道。

  毒会附着在物体上是它的一个基本性质,但会表现出“流动”这一状态而且黑得发亮的毒实在少见。袁灿霖自身的毒附着在其他物体上后,那个物体也就像是涂了一层颜料一般变成他的毒的颜色而已。而且一般的毒是绿色的,毒性越强颜色越深。

  徐毅炼看着自己的右手,看着那些安静流动着的黑色物质,不安和恐惧的感觉慢慢减少。

  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发动能力,并没有发生他想象中的那样黑色物质到处乱窜的恐怖结果。

  “那么接下来,徐毅炼,你试试看把你的毒附在你的课桌上。”虽然袁灿霖也对眼前学生的毒感到了一丝害怕,但他还是继续着他的教学计划,这也是他必须完成的内容。他相信既然同为毒,那就不可能造成不可控的后果。

  徐毅炼谨慎地将自己的毒往课桌上引,那些黑色物质也很听话,乖乖地往课桌上滴。

  然而就在接触课桌的一瞬间,那些黑色物质一转刚才安静的态势,突然开始迅速蔓延,只是眨眼的工夫,整张课桌都被它们附着,而徐毅炼的右手上依旧流动着那些黑色物质。

  看到这一景象,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

  没有人看清到底是徐毅炼不停地释放着自己的毒以致附着了整张桌子,还是那一滴毒自己扩散到了整张桌子,抑或是两者都有。

  徐毅炼自己也惊到了。他刚才只是想着让手上的黑色物质往课桌上引,从未想过它们竟会以如此快的速度蔓延到整张桌子。而且他还感受到这些黑色物质好像有意识一般,它们会自行跑出徐毅炼的身体以补足未能蔓延到的部分。

  但好在它们依旧很听话,仅仅只是附着了整张桌子,并没有向地面蔓延。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袁灿霖十分震惊。

  他执教多年,也自认为对毒有着充分的认识,但是他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叫徐毅炼的学生完全刷新了他对毒的认知。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