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深影末世天择 > 序章 汞之泊

序章 汞之泊

天气很好。好像很久没有碰到过这么晴朗的天气了。

  神海市,位于全国最东部的城市,由于优越的地理条件和发展潜能,被列为全国重点发展城市。而在这座可以称为全国最发达之一的城市中屹立着一所特殊的大学:申易大学。

  申易大学,从外表看只是一所占地面积很大的大学,而且没有被列为全国重点培养大学,但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这所大学非常不简单。

  汞之泊就是让它不简单的原因之一。

  汞之泊,位于申易大学校区的正中心,是全校唯一的游泳池,却也是全市,乃至全国最特殊的游泳池。这个游泳池占地面积非常大,光泳池底部面积就达到了两万平方米,几乎有两个标准足球场一般大。

  但面积大只是汞之泊的一个特殊之处而已。它的另一特殊之处在于,从来没有人看到校方把汞之泊内的水放掉过,也从没有人看到汞之泊有换过泳池水,而且池底也没有任何换水孔,但是它却一直保持着清澈,似乎永远不会浑浊一样,也因此汞之泊获得了一个外号:“永不污浊的清池”。此外据校内人士所说,它还有着许多被官方隐藏起来的秘密。

  现在依旧是暑假期间,但申易大学是全年对外开放的大学,并且由于学校设施良好,所以依然有很多学生留在校区内。而汞之泊作为游泳池这一优良的纳凉胜地,自然就有很多学生在其中游泳。

  不过在泳池里的学生中有两个特殊的家伙,这两个人并没有在游泳,但是他们特殊的举动却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诶老哥,你在游泳池里开摩托艇也太奇葩了吧。”坐在后座的男生吐槽道。

  “有这么大的泳池不开摩托艇那也太浪费了。”驾驶摩托艇的男生说道。

  “不是,你这样就不怕撞到别人吗?”后座的男生抱怨道。

  “放心啦老弟,”驾驶的男生非常自信地说道,“我开摩托艇就没有翻过。”

  “撞不撞到人和你会不会翻有什么关系啊?”后座吐槽。

  这两个男生,坐在后座的名叫瞿新梁,驾驶摩托艇的名叫瞿让嵩,两人是堂兄弟关系,且都是申易大学的学生。不过堂弟瞿新梁是刚入学的新生,而堂兄瞿让嵩则比瞿新梁长一年级,并且由于他帅气的外表以及高超的篮球技艺,在大学里面拥有相当高的人气。而瞿新梁也有着不输其堂兄的帅气,因此,两人在汞之泊里驾驶摩托艇吸引了许多人的视线。

  “话说这汞之泊怎么看起来有点奇怪。”瞿新梁问道,“感觉不像是水的样子。”

  “天哪我的老弟,你都要入学了,居然还不了解这么有名的‘永不污浊的清池’吗?”瞿让嵩表示震惊。

  “我不喜欢游泳。”瞿新梁说道,“别扯开话题。快说,你比我入学早知道得肯定比我多。”

  “哎呀你不知道呀老弟,汞之泊的事情可不是公开的话题啊。”瞿让嵩语气中透露着无奈,“就算聪明如我也不知道啊。”

  “别扯,你女朋友是校长的女儿吧?怎么说都知道一点的吧?”瞿新梁说道。

  “哈啊?你听谁瞎说的?”瞿让嵩明显一惊。

  瞿新梁沉默了。

  瞿让嵩知道,一般瞿新梁突然沉默就代表他已经不耐烦了,让他不耐烦的后果还是很恐怖的。尽管不知道一向很有耐心的瞿新梁这次为什么这么快就不耐烦,瞿让嵩还是开口道:“好啦,但安娜也说她只知道部分原因。”

  瞿让嵩把摩托艇开到人少的泳池岸边,两人离开摩托艇。在向泳池里对他挥手的女生做一个挥手回礼后,瞿让嵩便拉着瞿新梁到最近的一个遮阳伞底下坐下,四处张望确认短期内无人会经过后,压低声音说道:“安娜确实跟我说过一些关于汞之泊的事情,但其实也说得很模糊,不知道是她也不清楚还是故意隐瞒着什么。”

  “故意隐瞒?为什么她要隐瞒这个?”瞿新梁不解,“还有为什么你要特地到这里跟我说?这么神秘的吗?”

  “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吗,”瞿让嵩挠挠头,“汞之泊的事情据说是秘密,我也是套了好久才问出一点端倪的。”

  “所以呢,”瞿新梁说道,“什么端倪?”

  “先说好,我跟你说的事情你最多只能告诉那些家伙,千万不能告诉外人。”瞿让嵩提醒道。

  “这点你放心。”瞿新梁点头。

  “好,是这样的。”瞿让嵩说道,“汞之泊里的液体,其实并不是水。”

  “这点校方说过,”瞿新梁打断道,“毕竟汞之泊从来没换过水,怎么说都要解释的吧。”

  “是的,但校方也只解释到是很特殊的类水液体,但这个解释还是相当模糊的。”

  “那能是什么液体?不会真像它的名字一样,是水银吧?”瞿新梁半开玩笑地说道。

  但是瞿让嵩却一脸认真地说道:“真别说,你答对了,就是水银。”

  看着瞿新梁用宛如看着笨蛋一般的眼神看着自己,瞿让嵩接着说道:“但肯定不是纯水银,就算常温下水银是液体,但毕竟还是金属,而且有毒。据安娜所说,汞之泊里的液体是水银在经过某些既不是物理也不是化学的变化之后转化而成的。”

  瞿新梁半信半疑,瞿让嵩于是继续解释:“不过可以放心的是汞之泊里的液体完全没有毒性,就算喝下个一两升都没事。而且密度比水稍微高那么一点点,所以据说溺水率挺低的。”

  “水银转化成类水液体?”瞿新梁依旧感到很不可思议,但是他选择了相信他的堂兄,因为他们兄弟两人之间是绝对信任彼此的,只是这次的事情太过奇特了。

  “我也很震惊啊。”瞿让嵩说道,“那可是水银欸!不过这也确实能解释为什么汞之泊里的液体看起来不像水了。”

  “但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不用换池水。”瞿新梁说道,“据我所知水银并没有清洁的作用。”

  “这我就不知道了。”瞿让嵩耸耸肩,“也许是水银在经过转化之后获得了清洁的能力?又或者是加了什么其他的东西?”

  “安娜没解释这个吗?”瞿新梁问道。

  “我问了,但她死活都不说。”瞿让嵩表示了无奈。

  “既然这样,要么是她不知道,要么就是这是校方的秘密了。”瞿新梁猜测。

  “应该是这样了。”瞿让嵩同意,“不过我也很好奇那个老头子为什么这么早就告诉安娜这个,就不怕她口风不紧说出去了吗。”

  “她的口风好像确实不太紧。”瞿新梁看了一眼他的堂兄,“你也是。”

  “你还好意思说?”瞿让嵩喊道,“不是你让我说的?”

  “我只是问了,你大可不告诉我啊。”瞿新梁摊手。

  “你!”瞿让嵩握紧拳头,“好啊,你套路我。”

  “好了,”瞿新梁阻止了拳头的攻击,“所以还有其他的信息吗?”

  “你还有脸问?”瞿让嵩怒,但还是平静下来,“这个倒确实是有一点,不过是和刚才那个说法完全不一样的版本。”

  “高山!!”就在瞿让嵩刚想解释的时候,从远处传来了一声呼喊,听声音是个女生。

  两人一起转头看向声音来源,那是个身材高挑的女生,比基尼泳衣展现了她完美无瑕的身材,白皙的皮肤好似要融入背后的白色的天空一般,淡金色的长发垂到了腰际,碧蓝色的大眼睛很是吸引人,再加上高挺的鼻梁和涂了淡淡口红的相当具有光泽的嘴唇,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位十分美丽、吸人眼球的异邦女生。她径直向两人走了过来。

  “嘿,高山,我们去游泳吧。”刚来到两人身边,女生便拉起了瞿让嵩的手臂,随后看到了瞿新梁,便跟着说到,“哟,小木小弟也在啊!”

  “都说了那个字念松啦。”瞿让嵩无奈。

  女生名为安娜·科拉斯,是瞿让嵩的女友。虽然中文说得还行,但如果碰到看起来比较麻烦的字,她就会把它拆开来念,就算别人教了她怎么念她也依旧会按照自己的拆法念,除非到了正式场合。

  “无所谓啊。”安娜把瞿让嵩拉了起来,“别管那个啦,高山我们去游泳吧。”

  虽然语气是在征求意见,但是安娜的动作却像是不接受反驳一样,十分强硬地把瞿让嵩往泳池的方向拉。

  “喂喂,轻一点啊安娜。”瞿让嵩表达出了不满,随即对瞿新梁说道,“抱歉啊老弟。”然后就被安娜扔进了汞之泊中。

  瞿新梁看着在泳池中嬉戏的堂哥和安娜,一脸无奈——尽管只是瞿让嵩单方面被安娜泼水玩。

  “来得真不是时候啊。”瞿新梁看向天空感叹道,“不过也不算是没有收获,可以交差了。”

  瞿新梁站了起来,看向瞿让嵩的方向:“谢啦老哥,接下来你就自求多福吧。”

  哦该死,好像还要回收摩托艇。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