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嫁星华 > 011 百金

011 百金

寂静的夜,无星也无月,黑云密布,空中吹起一丝凉意。

  院里三人并排静静坐着。

  “阿九……”李霖出声,却又不知要说什么。

  “大福哥,不用担心,我没事,也不生气。”

  阿九笑着安抚他。

  “那你打算怎么做?卖配方吗?”李毅直接问出口。

  “卖!”

  “他们这是逼迫,就这样让他们得逞?”李毅有些生气。

  “还能怎么办呢?我们啊,是弱者,弱者就得暂时低头。”

  弱者坐待时机。

  时机到了,有些仇,总能讨回来。

  “凭什么!”李毅起身瞪她,“那是你的配方,你想卖就卖,”

  “你别着急嘛!坐下来慢慢说。”

  阿九不紧不慢的态度,倒显得李毅有些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意味。

  “明天我亲自去见那东家,既然要卖,就得卖个好价钱。”

  “我也去!”李霖有些担忧,怕她一小姑娘出去,失了气势。

  阿九摇头,“不用,我跟张娘子去就行。你们都歇着。”

  她虽然不太懂这道外的人情世故,但以前在岛上也是个人精,不会吃亏的。

  打好主意,她便去支会张娘子。

  张娘子得知后,沉默片刻,牙冠要紧,道:“不能卖!这黑心的郑掌柜,竟如此逼迫我,我……”

  她不甘心,这些天好不容易看见了希望,她不想错失这次机会。

  南边那地,官府的赔偿确实丰厚,可没了地,就等于坐吃山空,待到那时,他们可怎么办?

  “阿九啊~不是我贪心,只是我这辈子,没出嫁前,受够了穷苦日子,出嫁了,成了个冲喜的妾,受够了人情冷暖,我在这乡下,活得辛苦。

  这次就想着到镇上开个铺子,也算有个生计,要是没了生计,又没了地,咱们家可怎么活?”

  张娘子回忆这半生,一阵心酸涌现出来。

  当初李霖她娘病重,乡老便出主意,让新妇来冲喜。

  她只是个小货商之女,嫁给一个秀才,也不算委屈。

  可这乡下人家,鲜少有纳妾的,那会儿流言蜚语全中向她,好在李荣是个好丈夫,护着她。

  可她走后,乡里这些势利眼,总欺负她娘儿俩,不知从哪儿传出,是她气死了李霖她阿娘。

  她气极,这两年受够了白眼,这才偶尔把气撒在了李霖身上。

  她当初也是一个善良的好姑娘,都是这世事,让她变成一个势力妇人,见钱眼开。

  “张娘子,别哭了,不就卖个配方吗?死不了的,以后我来养家,我让大福哥和李小福都能去镇上上学,店咱们也照开!”

  阿九安抚着她。

  “没了配方,还怎么开店?”

  郑掌柜的胭脂店是老店,信誉高,他们得了配方,再开店,那可就没什么生意了。

  “只是卖胭脂的配方,我们可以开其他店。”

  “什么店?”张娘子止住哭。

  “香店!”

  “香?”张娘子随即反应过来,“你会制香?”

  阿九点头应“是!”

  张娘子忽而大喜。

  如今贵人圈里,最喜谈论的,便是香料,故而香也是最好卖的,若能像这次的脂粉一样独特,那生意绝对能好。

  阿九看出张娘子的心思,点头笑道,“我制的香,是这世间少有的。”

  “太好了,太好了!”张娘子转泣而喜,拉着阿九的手道,“阿九啊!你就是咱们家的福星,待日后大福二福考取了功名,绝不会亏待了你!”

  “嗯!我知道,你们都是好人!”

  二人又说有笑起来,院里的两兄弟一直听着。

  “傻子,她认知里就没有坏人这两字!”李毅伸了个懒腰,往屋里走去。

  李霖不禁笑了笑,这个弟弟,总是抹不开面子,明明是担忧,话从口出便能气死个人来。

  天上乌云散开些,月牙若隐若现,银辉撒下,漆黑夜里有了一丝梦幻感。

  夜里,下起了阵雨,任屋外轰隆隆的响,屋里的人也睡得香甜。

  翌日,夏雨过后,天空放晴,清风夹杂着芳草泥土的香气。

  阿九跟着张娘子一起去镇上,商讨出价的事。

  路很长,有时累了,二人就停下歇歇。

  突然回头,阿九发现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窜走,隐藏在山石后边。

  心上一紧,怕是什么歹人,便抓紧张娘子的手。

  张娘子也瞧见了,这熟悉的身影,她可再认识不过了。

  二人轻声走到那大石边,张娘子一把把人拉了出来。

  “你跟着我们做甚?”

  阿九率先出声,亏她还以为遇上什么坏人了,吓她一跳。

  “许久未到赶过镇集了,出来玩。”李毅脸色不自在道。

  张娘子忍着不笑,这儿子,嘴倔,分明就是担心阿九这小姑娘了。

  这些天阿九来,他倒是反常得很。

  阿九这样的丫头,要做她儿媳妇,也挺不错的。

  不仅好看,还招财。

  阿九觉得不对,当即拆穿他,“那你干嘛鬼鬼祟祟的跟着?一起不就行了?”

  李毅反驳:“谁跟着你了,我就是自个儿想上镇上玩。”

  “好好好,那就一起吧!”

  张娘子知道自家儿子面子薄,打合场。

  两人行变成了三人行,这一路花了半个时辰。

  郑掌柜的胭脂铺名叫‘有容’,听说是皇城临安那边贵人的产业,信誉极其高。

  若张娘子开胭脂店,竞争着实有些大的。

  郑掌柜见三人来,连忙请了他们到雅间坐下,好生招呼着。

  这都亲自登门了,结果可想而知,定是来谈配方价钱的。

  张娘子郑重道:“郑掌柜,我也不兜圈子了,这次来,是来谈价钱的。”

  “好说好说。”郑掌柜一脸和气,

  商人之间的策略,就等着对方先开口要价。

  张娘子有些火大,想直接狮子大开口,又怕自己不识价,亏了。

  “我们这儿三个配方,口脂、面脂、丹蔻,你们欲出多少价钱?”

  阿九将这个皮球甩给了对方。

  郑掌柜暗惊。

  是个厉害的丫头!

  昨儿见,她未多说半句话,以为是个会点手艺的绣花枕头,原是她想错了。

  郑掌柜继而笑道:“一张配方一百两金,一共三百两金,你们看如何?”

  三百两金?

  张娘子有些吃惊。

  她这半生,一百两都没见过的。

  这一震惊后,她张了张嘴,就欲点头答应了。

  一只手突然拉住了她。

  郑掌柜见了这动作,笑容顿住。

  不好!

  这丫头是……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