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医不容慈 > 第六十七章 何谓挑拨离间

第六十七章 何谓挑拨离间

长景岳上号称万年不曾遭遇战火纷扰的桃源之境,被李避醉后一人破坏,他一个人的破坏力堪比一众军队!

  那一日长景岳的动荡可是让诸多下山的师兄回到山上,长景岳有名,只收十岁之下的徒弟,二十岁前必须离去。

  传闻长景岳存有天下三万六千种功法,七十二万般武学,欲踏上长景岳寻求武道突破的众人,失败之后则要成为长景岳的武奴,终身不得下山;但若是打赢了,那便可以直接成就无上的武学巅峰。

  昔日西楚栗帝凭借双斧一刀,杀上长景岳,无人敢拦,庙堂帝王称霸武林实属罕见;

  黄三千三千银丝纵断天下事,这才在长景岳学会了这般医术;

  皇恩榜上用十八般武器命名的魁首,皆是活着上了长景岳,得到名兵活着离去闯出江湖名声的高手。

  这是长景岳的立时根本,也是江湖中不敢招惹的原因。

  天下江湖,选夏占一半;武林高手,长景岳占全!

  这般高手云集的地方,却因为一个小家伙醉酒,差点被拆,李避的酒品可不是一般的差。

  大师傅下了禁酒令,可李避还是忍不住喝酒,便是用枳椇子、葛花、葛根,熬制成了这般酒解药丸随身携带。

  钰苓美眸微动,李避在她眼中越来越神奇,好像这小郎中就没有治不了的病!

  戒吹挠挠头,他这酒劲来得快也去得快,看向李避第一句就是:“你什么时候达到这种境界的?百力发百力收,这可不是一般武者能做到的!”

  李避没有理会戒吹,将之前给旗老三开出过关之令的四位可汗抬于旗木得面前,用银针定住四人的身形,宛如犯错的将士跪领受罚一般;再给旗木得披好外套,李避将自己的发型弄乱,弄出一副疯癫的模样。

  拿起旗木得的佩刀,李避走向紧闭的国帐大门,深吸一口气道:“这戏演不好,我们可无法离开这里!

  钰前辈,这番还要靠你了!”

  还不用李避使眼色,戒吹已然上前搀扶起李避,只留着钰苓摸不着头脑的在屋中发愣。

  国帐大门轻启,浓郁的萧瑟杀机瞬间席卷走出国帐的二人。

  不待为首十人开口,李避反手握刀挣开戒吹的搀扶,小步微跺慌张地奔向居中之人,磕磕绊绊几乎要摔倒。

  一脸杀气,手中捆绑着一根铁链,尾端链接着一根锋利如蝎刺的尾勾的男子,眼神如恶狼一般盯着这上前之人的一举一动。这般癫痫的样子,哪还有一丝布道者的模样?

  这人会是雁门关派来的碟探?

  “将军!快去支援前线,旗长老带人叛国,早就和屋内四位可汗有所勾连,可汗气急攻心,心急吐血,托我将长刀给您,说您见到这刀就会明白的!”

  这场中千人加十人可谓是旗木得的嫡系部队,除非亡国之战,否则是不会参与寻常的战争的。

  便是旗老三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军队的存在,却不知其究竟在哪。

  将军心生疑惑,如此之事可不能凭一面之词。

  当即走入屋内,看到旗木得的确是吐血,戎卢国、焉耆国、于阗国、若羌国的四位可汗正是跪在旗木得身前。

  将军心头对李避的话语信了几分!

  旗老三的确是带了四国手谕离开了乌孙,前去迎战拓跋景康。碰巧他和可汗又有过争执,可汗又曾用女儿威胁过他!

  想到那个曾经被他们揪出的日轮花的女子,还是旗老三的老婆,将军对于旗老三的怀疑更加深了几分。

  “西域江湖消失的铁钩王,原来做了乌孙国的将军,不知道旗木得给了你什么条件呢?”

  一清脆如黄鹂啼叫的声音落下,尹初这才注意到屋中角落处还有一人,原来铁甲将士们提到的女子是她,怪不得可汗会传出密讯让他包围国帐!

  苓狐!

  “不知日轮花,来我乌孙国有何事做?”

  “送一份消息!”

  “什么消息?”

  “旗老三的背叛。”钰苓虽不知李避这般言语的意图,但是很巧妙地顺着李避说了下去。

  尹初心中一震,西域十六国有众多日轮花的碟探,何运鸿能如此快速地传递这般消息也不意外!看来那布道者所言,十有八九是真的。

  李避面色微红,再次递上三刃西凉刀急切道:“还请将军抓紧时间,战机稍纵即逝啊!”

  尹初冷声道:“可汗昏迷前,还说什么了?”

  “退旗长老,可抓不可杀!”

  尹初抱拳道:“那可汗大人的身体,有劳大师照顾了!”

  反手握住李避递过的长剑,吩咐十人保护好国帐的安危,但有不熟的靠近者皆杀无赦!尹初带着千人之众赶向前线。

  李避心头舒气,掐着自己的脉搏数着时间,估算着尹初已经离开,射出三根银针刺于旗木得的胸口,旗木得又是倒喷一口鲜血。

  李避大呼道:“快来人!”

  屋外的十人听此呼声,留下两人,其余八人全部进入国帐。看清可汗吐血,当即也是被惊吓到,不知所措!

  “帮我把可汗抬到桌上!”

  正要上前帮忙的八人不知这布道者为何蒙面,闻到帐中的清香,渐渐失去了意识;

  又照此方法将门外两人迷倒,李避这才拍了拍双手道:

  “终于是可以离开了!”

  钰苓和戒吹看了眼李避,这家伙的演技未免太好了,三言两语就让一国之将起了矛盾。真不知道旗木得醒来,会不会真的吐血!

  ……

  一轮红日初升,仲春的西域昼夜温差极大,早晚棉袄午间纱。像极了这世间人心的温度,可暖可寒,不知其终。天边晚云渐收,淡天琉璃。

  七日后,祥符城大朝之上。

  比起往日的群臣各抒己见不同,今日的朝中气氛压抑如山,十五路诸侯同时上朝,八位皇子立于一侧。更让人恐怖的是,那个毒蛇一般的男子居然也上朝了!

  此人弯腰躬身于文武百官身侧,一身惨绿罗衣,头发以竹簪束起,身上一股不同于兰麝的木头的香味。脸如桃杏,姿态闲雅,尚余孤瘦雪霜姿,瞳仁灵动,如觅食之蛇一般幽幽地盯着朝中众人。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