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这个女婿好残银 > 第十三章 鬼扯初体验

第十三章 鬼扯初体验

在米其林耐不住任诗浣腻歪,一顿午饭吃了三个小时。

  用餐最多四十分钟,剩下的时间,都是任诗浣腻歪着秦牧野胡搅蛮缠。

  出来米其林,已经是下午三点钟。

  秦牧野没让任诗浣送他回秋氏集团,而是打的士回到秋氏集团。

  乘职员电梯直上19楼,来到部门职场。

  “秦牧野你终于回来了!”

  秦牧野前脚刚走进门,那位坐在门口职场OL娘见他进来,忙站起来说道,“总助来咱们部门找了你几趟……总助说总裁要见你,说等你回来部门,马上去32楼的总裁办公室。”

  “哦,谢谢,我知道了,那我这就过去。”秦牧野朝那位职场OL眯眼笑笑,转身就出了部门职场,又乘职员电梯,直上32层。

  咚咚。

  “请进。”

  径直来到总裁办公室门前,秦牧野抬手叩响门,听到里面传出秋曼舞冷淡的嗓音,他才推门进去。

  “总裁大人……听部门同事说,您找我有事?”

  秦牧野见办公室只有秋曼舞自己在,一关上门,脸上就挂着谄媚的笑,佝偻起身子屁颠颠走近秋曼舞办公桌。

  此时秦牧野就像是太后老佛爷前最当红的奴才一样,佝偻着身子,站在秋曼舞近前听候差遣。

  “哼!”

  秋曼舞冷冷地斜睨了秦牧野一眼,冷漠道,“鉴于你今天中午没有服从我的命令,扣除你下个月的薪酬!”

  “啥子??”

  听到要扣掉他下个月的薪酬,那可是五十万大洋。

  秦牧野佝偻的身姿马上绷直成一杆枪,他盯住秋曼舞,哀嚎道,“总裁,你这是独裁主义,违反身为一位成功商人的契约精神!”

  “我抗议,我要严重抗议!”

  秋曼舞冷颜睨着秦牧野,道,“抗议无效!”

  哼,本仙女还收拾不了你这个混蛋?

  秦牧野见秋曼舞态度坚决,秒怂成狗,讪笑道,“总裁大人,打个商量,不如咱们各退一步,从今天,我对总裁大人言出必从,你不扣我薪酬,怎么样?”

  “不怎么样!”秋曼舞连沉吟都不带沉吟,直接拒绝。

  秦牧野瞪眼道,“总裁大人,你这是过河拆桥,我帮你解除了贝洛策的危机,你就过河拆桥,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扣了我一个月薪酬,那可是五十万大洋啊……”

  “你这是不道德的行为,我要代表人民,代表朝廷谴责你,我强烈的谴责你!”

  秋曼舞微微扬起眉梢,冷冷地盯住秦牧野,讥讽道,“是你违反协议在先,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你违反协议规定,我就有权扣你薪酬!”

  “哼,我这里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攀上了诗浣集团总裁任诗浣的高枝……你们在我集团的会议室里都做了那种不知羞耻的事情了……你还回来干吗?你怎么不去找任诗浣啊?!”

  哎呦,听意思,我的万年冰块脸老婆大人,其实是在吃醋咯?

  草率了,草率了……

  妈蛋,秋氏集团管好歹是资产过百亿的集团,会议室的隔音效果也忒差了点吧?

  “嗨……原来总裁大人是为了这事生气啊……总裁大人,且听我给您细细说来。”

  秦牧野一拍大腿,扯过会客茶几处的单人沙发,坐到秋曼舞对面,笑呵呵道,“总裁大人,你可真是误会我了……我跟诗浣集团的任诗浣在会议室里嘛事也没发生!”

  “我就是气不过任诗浣面对我最具有魅力,最具有气质的总裁大人,摆出的那副颐指气使的姿态,我能让总裁大人受那气?”

  “我就把任诗浣拽到会议室,狠狠的帮着总裁大人,打了她pigu一顿……然后呢,任诗浣深刻认识到了她的错误……保证以后见到总裁大人会以礼相待,然后……我就开始和任诗浣谈商务合作的相关事宜,但是……”

  “总裁大人,你猜怎么着……”

  秦牧野这番说辞说漏洞百出,却成功引起住秋曼舞的注意力,她紧跟问道,“然后怎么了?”

  秦牧野悲愤道,“任诗浣简直其心可诛,她知晓秋氏集团现在面临很大的困境,说要出资两百亿收购秋氏集团,让秋氏集团成为诗浣集团下属一家子公司!!”

  “总裁大人,你说,任诗浣是不是趁火打劫?是不是其心可诛?”

  秋曼舞蹙起眉梢,沉吟又沉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任诗浣,如果秦牧野说的是真的,那任诗浣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其心可诛!

  沉吟着秦牧野这番言辞到底几分真几分假。

  沉吟许久。

  秋曼舞冷冷的望着秦牧野,试探的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秦牧野重重点头,掷地有声道,“千真万确,绝无半句虚言!”同时内心,又向任诗浣赔礼道歉,诗浣,对不起,死道友不死贫道,你先帮你牧野哥哥背下这口大黑锅,你牧野哥哥日后一定会补偿你。

  秋曼舞蹙着眉梢,稍作沉吟,便盯住秦牧野问道,“可是,就算任诗浣要谈收购我们秋氏集团的事情,也要找我谈,甚至找我爷爷谈,她怎么会找你谈?”

  “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早就认识任诗浣,早就认识任斋钺!”

  秦牧野忙摇头道,“怎么可能,我就是个没房没车没存款的吊丝啊……怎么可能认识任斋钺那样的大人物啊!任诗浣只不过是听任斋钺说起昨晚在老爷子寿宴上我让贝家颜面尽失,她出于好奇,才想看看我倒是怎样丰神俊朗翩翩如玉的青年才俊!”

  “总裁大人,我要是认识早就任斋钺那样的大人物,当初我在那家星巴克,会因为没钱埋单,在星巴克坐一个钟头?”

  “说得倒也是!”

  秋曼舞微微点点头,又问道,“可是……昨晚,任斋钺怎么也会送给我爷爷一幅张大家的《寒山话旧》,那幅画明明是琅琊轩刚收来的镇店之宝,只有你去过琅琊轩,知道那幅画给贝洛策买走了!”

  “这你怎么解释?”

  秦牧野眯眼笑道,“巧合,纯属巧合!”

  秋曼舞蹙着眉梢,世上有这样巧合的事情?所谓的巧合,不过是有心人的阳谋或是阴谋罢了!

  她盯住秦牧野,冷道,“那你送给我爷爷那幅画圣老爷的《蜀山山水图》又怎么解释,我爷爷说那幅画作可是国宝级别的文物……完全不能用金钱来衡量他的价值……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秦牧野嘿嘿一笑,面露羞赧道,“那个……总裁大人,你不是给我长信用卡让我琅琊轩取画吗,结果我赶到琅琊轩,那李老板竟然跟我说,那幅《寒山话旧》给贝洛策那混蛋买走了……我又不能去贝家硬抢来,只能在潘家园溜达……”

  “结果,我在一地摊上一眼就看上那幅画圣老爷的《蜀山山水图》……我就问地摊老板多少钱,他说六百块钱,我就掏钱买下来……”

  “总裁大人啊,你都说了画圣老爷的《蜀山山水图》是国宝级别的文物,我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买来送给老爷子……那幅画,真是我在地摊上买来的赝品……”

  秋曼舞蹙起眉梢,沉吟道,“可是我爷爷明明说那幅画圣老爷的《蜀山山水图》是真迹……”

  秦牧野呵呵一笑,道,“不可能,那幅画作怎么可能是画圣老爷的真迹,一定是老爷子看走眼了!”

  秋曼舞冷颜盯住秦牧野,摇头道,“不可能,我爷爷痴迷山水字画几十年,不可能鉴别有误!”

  秦牧野笑呵呵道,“不可能,古玩行里,没有谁能保证有百分百的把握鉴别古玩字画的真伪……老爷子一定是看走眼了!”

  秋曼舞蹙起眉梢,稍作沉吟,觉得秦牧野说的也有道理,兴许真是爷爷看走眼了……那幅画圣老爷的画作确实是赝品???

  算了,算了……

  集团正是多事之秋,不是纠结这些细节的时候。

  眼下最让她头疼的是去哪里找投资,找项目合作,怎么和贝家和陈家对抗……

  今早起,贝家和陈家对秋氏集团发起阻击,秋氏集团不可能坐以待毙,集团高薪养着的二十余位顶尖的操盘手,已经控制着海量资本,向贝陈两家的集团发起反击。

  但是……秋氏集团现在能动用的海量资本,也不过是三百亿左右。

  而贝家和陈家合作起来,能用的流动资本,绝对在千亿以上。

  三百亿对抗一千亿?几乎就是螳臂当车啊。

  原本,她还希翼任诗浣此来秋氏集团,是帮秋氏集团度过难关,可谁知,任诗浣竟然是趁火打劫,打了收购秋氏集团坏心思。

  哼!

  任诗涵那么好看的一娘们,心真脏。

  咳,呸!

  秋曼舞冷盯住秦牧野,突然问道,“你下午干嘛去了,手机怎么一直关机?”

  秦牧野道,“出去吃中饭啊,手机关机,是没电了……”

  秋曼舞问道,“吃中饭吃三四个小时?你吃的是满汉全席吗?”

  秦牧野无奈地摇摇头,“到也不是满汉全席,我和任诗浣谈完合作的事宜,刚下楼就遇到任诗浣那娘们,那死活要请我吃饭……”

  秋曼舞蹙着眉梢,问道,“你和她又不熟,任诗浣怎么会请你吃饭?”

  秦牧野眯眼笑道,“嗯,说起来是要多谢贝洛策那个渣渣,任诗浣说贝洛策前两年纠缠过她一段时间,她碍于贝家的面子,一直没收拾他,没想到,我昨晚在老爷的寿宴上,让贝家颜面尽失,算是帮着她教训了贝洛策,所以,任诗浣为了对我表示感谢,才死活要请我吃饭!”

  原来是这样啊……

  解释的倒是合理,毕竟贝洛策那烂人在燕京可是出了名的臭苍蝇,见到美女就走不动路……还真能干出撩拨任诗浣的事情。

  秋曼舞眉梢一舒,想通之后微微点了点螓首。

  秦牧野嘿嘿一笑,谄媚道,“总裁大人,我都给你解释清楚了,下个月酬劳的是不是就不要扣了啊!”

  “哼!”

  秋曼舞冷颜睨住秦牧野,道,“下不为例!”

  秦牧野点头,向秋曼舞比个ok手势,“妥了!”

  秋曼舞睨着秦牧野,冷漠道,“你先回部门职场吧,等到六点半,在地下车库等我一起回去。”

  “好嘞!”

  秦牧野屁颠颠溜出总裁办公室。

  一出来,

  秦牧野就嘿嘿怪笑起来。

  我真是个小机灵鬼,忽悠的爷的万年冰块脸老婆团团转……

  优秀如我,真乃神人也。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