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的天赋有点怪 > 第七十九章 重伤

第七十九章 重伤

“等等!”

  江游第一次感觉绅士的声音带上了些许惊慌。

  “你不能杀我……你……”绅士一口饮尽红酒,咬着牙,他大手一挥,张寻广脚底陡然出现千条丝线,蔓延开来,向上弯曲。

  “割!”绅士右拳攥紧那丝线顷刻间合拢。

  比钢丝还要坚韧的丝线,加以庞大动能,哪怕是钢铁合金,都要在这一击下被切成数不清的细碎条条!

  绅士动作极快,前一句还在求饶,下一句就展开了攻势。

  换做常人怕是反应都反应不过来。

  张寻广只是右脚一踏地,一股难言的冲击波扩散而出,眼看着就要合拢的丝线顿在空中,随后软绵无力的掉了下来。

  连给绅士留遗言的机会都没有,张寻广身后的虚影猛的张开,庞大的身躯膨胀了数倍,利爪以破空之势,直接抓住了绅士的躯体。

  “这不可能!你明明重伤了,怎么还……”

  砰!

  只是那么一用力,一只强大的恶灵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爆碎成漫天邪气。

  绅士爆开,江游顿时感觉身上一轻,所有的限制被解锁了。

  同时,商场内部的环境似乎也发生了轻微的变化。

  一股很难说,和在公园里,在公园外的变化类似,却又有些差别。

  “走吧。”收回旧灵,张寻广朝他扬扬下巴,也没管江游听没听到,自顾自转身向破碎的墙壁走去。

  “可是商场里……”

  轻叹一声,江游纵身从二楼跃下,小跑几步跟上了张寻广。

  商场中正在参与游戏的人,即将参加游戏的人,傻傻的看着这一幕。

  今天受到的刺激着实挑战着他们的三观……

  一时间也没人敢追上去。

  “张叔?”江游跑到他身旁,有些不确定问道。

  这凑近了,他才看到张寻广脖间隐隐缠绕着黑线,额头更是青筋跳动,手指虽然极力在克制,但还是不自觉的进行颤动。

  张叔……

  “灵街,异灵聚集之地,邪气污染之地,即便是等级最低的灵街,普通人待时间长了,也注定会邪化。”张寻广沉声说道。

  “别想着你能净化邪气,你救不了所有人的。”张寻广仿佛看出江游心中所想,直接厉声道,“永远别高看自己!”

  “我知道了。”沉默片刻,江游问道,“张叔,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的手环,有定位器,手机也有,但是信号会受到干扰,只有距离很近才有效果,幸亏运气比较好,不然在这么大的灵街中走散,我想找到你无异于大海……。”

  “噗……”

  话没说完,张寻广喷出一口鲜血,毫无征兆的跪倒在地。

  “张叔!?”江游脸色微变,连忙将其扶住。

  他想起了绅士刚才说的话,张叔重伤了!?

  再看地上那摊血迹,鲜红中夹杂着几丝黑色,几缕黑烟从血液中飘出,消散于空中。

  吧嗒一下,张寻广嘴里的雪茄也没含稳,掉在了地上。

  江游连忙拾起,雪茄燃着,飘起一股淡淡清香,仅闻起来,就让人头脑一阵清明。

  “雪茄……给我。”

  含在嘴上,他深吸了数口,身上的气息才渐渐平稳下来。

  “张叔你……”

  “咱们先找地方住下。”张寻广并未立刻解释。

  两人又行进了一段路程,最终在一栋普通的高层前停下。

  “灵街内所有建筑,和外界差别不大,只是这里面的居民都换成了异灵。”

  可是建筑风格……这也太贴近灵星的了吧?

  张寻广下句话,解释了他的疑惑,“有人怀疑,所谓灵街,是一座城市被污染后的产物,不知名原因在灵星上打开了连接口,我本打算等你回到枫叶街,开放巡查官权限,你都会知道这些……”

  “好了,张叔你先不说话了,先休息休息。”

  来到一楼,暴力破门后,江游半扶着张寻广走进卧室。

  “高浓度压缩饼干,你先吃一包,我需要休息休息。”

  沾到枕头,张寻广神色越发疲乏,他从怀里掏出来一块儿厚实的压缩饼干,放在床边,整个人便昏睡了过去。

  张叔……他到底受过多大的伤?

  江游神色复杂,伸出手贴在了张寻广的脑门上。

  刚一贴上,他顿时色变。

  一股浩瀚冰冷的邪气,遍布在张寻广身体的每一处,同时,他能感觉到,张寻广体内有另一股灵力,与邪气纠缠在一起,难分彼此。

  “嘶……这我净化都净化不了啊。”

  江游收回手,不知什么时候,额头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仅仅是感受了一下张寻广体内的邪气,他就有种如履薄冰的心悸感,很难想象,张寻广竟然长期处于这样一种状态。

  “灵力与邪气纠缠在一起,想要净化,首先,要自己的灵力够用,其次,净化者灵力的操控水平必须要达到细致入微的程度。”

  最关键的一点他反而不用考虑,那就是邪气污染问题。

  这也是大部分灵者最为头疼的,人为净化,那就要做好被反污染的准备,而如果入邪者实力太高,邪化程度较深,仪器净化程度则极为有限。

  所以……还是要变强啊。

  今日遭遇,江游心中对于自身实力的骄傲被狠狠的砸碎。

  强吗,比起同龄人来说,他或许还不错。

  然而听闻灵街,他才恍然这个世界的真实。

  纹境、画境……

  巨力境、浪涌境……

  在真正的恐怖面前,连朵浪花也翻不起来。

  轻叹一声,江游没有选择吃那块儿压缩饼干。

  他走进另一间卧室,翻身躺到床上。

  他现在很疲惫只想好好睡一觉。

  ……

  醒过来时,窗外依旧是一片浓郁的夜色。

  从自己进入灵街到现在,一直就是黑天,区别只是夜幕颜色的深浅。

  打开手机,电量剩下最后的2%,破碎的屏幕勉强能用,看眼时间,自己一觉睡了四个多小时。

  揉揉眼睛从床上爬起来,江游似乎听到门外,整个屋子大门外有轻轻地脚步声?

  张叔起来了?

  打着哈欠拉开房门,走到张寻广的房间,里面没有人。

  这下屋外脚步声听得更清楚了。

  “张叔你在外面干什么……”

  声音顿住,门外的走廊空空荡荡。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