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小白兔的爱情 > 第十五章:又受伤

第十五章:又受伤

紫玉一听解药真的丢了,她急忙放下手里的活跑出找人过来帮忙。

  因为,那些解药若是找不到,可真的会非常的麻烦。

  清音冲进房间,她把自己床上的被褥都扔在地上,仔细检查床板中间的空隙。

  “这缝隙这么小,药瓶也不能掉下去啊!”

  “你的房间除了你的丫鬟紫玉还有谁进来过?”山水站在了她的身后,他已经看她寻找了一会了,这里旁若无人这个女人应该不是在演戏。

  他推测只能是进入这个房间的其他人拿走了他们的药。

  他心中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她的侍女紫玉。

  清音被突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因为她的动作是蹲在床板上寻找,一个没站稳她向床尾倒下。

  扑通一声,她又坐在了地上。

  手臂传来一股针刺般的疼痛,一瞬间她纯白的袖子冒出一朵鲜红色的梅花。

  “好痛!”

  “你真的一点武功都不会?”山水皱着眉头去扶她另一只手臂把她提了起来。

  “大哥,您老人家能走路有点声音不?我哪点让您看着我像个女侠了啊!痛死了,我怎么每次离你近了就受伤呢!”清音吃痛的将右手臂的袖子卷了起来。

  “等初尧过来给你弄,你别乱动。”山水将她的左手按住,让她不要乱动。

  “没事,应该就是划破个口子,我没那么娇气了。”清音甩掉他的手,继续检查自己的伤口。

  “晕,还挺厉害的。”清音看着那手臂上足足有五厘米的口子,而且都露出了白肉。她紧咬着嘴唇,忍着钻心的疼痛。

  “公主,你这是又弄得哪出?”初尧走了进来,正好看见她的伤口,边说边从怀里拿出几个药瓶出来,将治疗伤口的药挑了出来。

  “赶紧给她上药吧。”山水催促道。

  初尧撇下嘴,有了上次的前车之鉴,“你把她的另外一只手给我按住了。”

  山水明白了他的顾虑,于是,将清音的左手按在她的左腿上。

  “喂,你按住我干什么?”清音不懂他们为什么要按住她。

  “他担心你再拽他的头发。”萧然调侃道。

  “好吧,我都说那不是故意的。”清音小声的说道。

  初尧没再理会她,将药瓶打开,把里面的粉末倒在她的伤口处,然后,就地取材把她的袖子扯掉,扯成布条把她的伤口包扎好。

  清音痛得使劲用手指掐着自己的大腿,光洁的额头上也出了汗珠。

  “三日内这个伤口不要碰水,若是好的不彻底留下疤,本公子可不负责。”初尧说完站了起来。

  当他看见她白皙如玉的手臂上是光洁一片的时候,他眼中露出鄙夷的神色。

  “知道了,没事,留个疤而已,我要你负责做什么。”清音觉得这个男人真是爱小题大做。

  还有,他那是什么眼神,郁闷啊!

  “你这个房间除了你还有谁进来过?”文叙白看着一屋子的狼藉沉重脸问道。

  “紫玉啊!怎么了?”清音因为露着那边半天的手臂,打了一个寒战,哆嗦了一下。

  “去把紫玉带过来,其他人不要让他们接进这个院子。”连落尘在地上拾起一件外衫扔到了她的身上说道。

  “谢谢你。”清音对于这个温柔的男人还是很有好感的。

  连落尘对她点点头,算是给她了回复。

  紫玉被一个侍卫带了进来。

  “我们的解药是不是你拿走了?若是你现在交出来,我们既往不咎,但是,若我们在你身上找到,你应该知道后果。”文叙白说道。

  紫玉马上跪了下来,“几位公子,奴婢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那么做的,真的不是奴婢做的,奴婢偷那个解药对奴婢一点好处也没有。”

  “你还看见谁进来过这个房间?”檀雨见她的反应,分析了一下问道。

  “在公主前天养伤的时候,梦公子晚上过来看过公主,他应该是第二天天快亮才离开的。”紫玉仔细回想着说道。

  “你不是说没人过来吗?”初尧鄙夷的看着她说道,受伤了还风流,那天给了人家一巴掌,唱的是哪一出。

  “我真的没看见他啊,紫玉也说了他是晚上过来的,我都睡着了,我怎么知道谁过来看过我。紫玉你说的是什么时候的事啊?”清音实在无语。

  “就是您受伤的第二天晚上,那个时候您已经睡下了,可是,梦公子说他有话跟您说,我是奴婢也阻止不了他。我一直在外面守着,他是快天亮的时候才离开。”紫玉说道。

  “我睡着了除非人家给扔地上,否则我睡的跟猪一样死的。那后来你怎么没跟我提起过啊?”清音不解的看着紫玉。

  “是梦公子交代不让奴婢说的。”紫玉如实说道。

  “听见没,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事情的。”清音看着初尧说道,“你别用那种眼神看我行不?我会好好问那个梦衣的。”

  “不用,去把梦公子带过来。”文叙白吩咐暗卫去办事。

  “你可真行!”初尧实在受不了这个女人,就是男人也没她睡的那么沉的。

  “哼!怎么的,我又不和你睡觉。”清音嘟着嘴嘀咕着。

  “你!你想得美呢!”初尧俊俏的脸染了一些红晕。

  “呵呵,你,你脸红了呢?”清音轻笑道。觉得这个男人也挺逗的,他竟然还害羞了。

  “人过来了。”檀雨出声提醒道。

  梦衣被暗卫带了过来,他非常镇定自若的站在那里。

  不错,他拿走了那几个男人的药,他就是看不惯他们平日对自己的态度。

  那天他是想来试探一下这个女人,想知道她的底细,可是,看她睡那么熟就放弃了。他之所以会呆了一晚才离开,不过是要给别人做一个假象出来。

  他可是她最喜欢的男宠,怎么能轻易失宠呢!

  “交出来,不杀你。”山水的剑已经直指他的咽喉处。

  梦衣非常冷静的看着眼前的锋利宝剑,他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人,他怎么会怕他这个!

  “等等,别闹出人命。”清音一看这个架势马上起身跑到了梦衣面前,“你若是拿了解药赶紧给他们吧,他们需要那个解药,若是毒发会很痛苦的,这个不能开玩笑的。”

  清音看那剑都特别的亮,她看了都害怕,马上走到山水面前去推他。可是,这个人跟大山一样,她使劲也推不动,何况她也只能用那一只手臂。

  “山水,别杀人,一切好说。”

  “你杀的人还少吗?如今装什么善良!”檀雨双目放着寒光冷冷的说道。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