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十世罗刹 > 第一六三章 反诗

第一六三章 反诗

“皇上,要不今天翻个牌子?”养心殿,主管公公捧着一块华丽板子,上面是三个小木牌。

“翻牌子?”

林鸿顿时面色奇怪。

除了梦情,后宫就是那两个姐妹花,翻牌子有什么用?

主管公公点头:“皇上还是翻一下吧。”

“我不翻,我要在这养心殿里面养心。”林鸿挥了挥手,直接躺下。

梦情则是早已经睡去,不过她在睡梦中,也是紧紧地拽着林鸿,不曾松开。

后宫。

夜深了。

“姐姐,皇上怎么没来?”刘叶望着窗外,心里着急。

“听说这个皇上,本来就对这种事有些问题,不要急,今天不行,还有明天。”

刘花摇头。

皇上一天不来,她们反而还能多活一天。

次日,一大早。

“皇上……”主管公公准时走了过来。

“我知道,上朝!”

林鸿一个鲤鱼打挺,直接穿上鞋子,站在地上将龙袍扯过来,穿在身上。

看了看梦情,她正在熟睡,当下,帮其穿好衣服,抱在怀里。

别再弄丢了……

大殿。

“无事退朝。”林鸿朗声说完,看着下面的一众大臣。

有事启奏呢?

主管公公嘴角抽了抽,不过也没说话,皇上还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皇上,臣有事要禀报!”突然,飞统走出。

“准!”林鸿手指一点,许诺道。

准?他说什么就准了?

飞统也是愕然,皇上今天怎么这么着急?但话还是得说清楚:“皇上,我飞家有一女,尚在妙龄,想推举给皇上。”

“收入后宫,好,散了吧。”

林鸿当即摆了摆手。

这……

一旁的主管公公,看着林鸿,今天的皇上怎么这么出息,终于想开了?

其他大臣什么倒是没有什么事请禀报,当即散去。

林鸿扭了扭脖子,看向主管公公:“我要回养心殿了。”

“皇上请……”

主管公公当即躬身。

养心殿。

林鸿嘴角轻笑,心情大好。

这皇上当的是真没什么劲,他最近了个法子。

那就是用符箓,制作出一个假的自己,让这个假的自己来当皇上。

“皇上哥哥,我饿了……”梦情委屈的捂着肚子,睡过头,早饭都没吃到……

林鸿拿过一旁的糕点,递给梦情。

今天原本是最后一次选秀,林鸿直接大手一挥,全部收入后宫。

后宫佳丽增加一千!

“梦情,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可别跟别人说。”林鸿摸了摸梦情脑袋,梦情正吃着糕点,脸上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困仙袋内,边界高山。

这里是曾经他带着知命看日升日落的高山花海。

“哇,好多花~”梦情来到花海,开心极了,在花海中绕着林鸿奔跑。

见此,林鸿轻笑,大手一挥,周身顿时出现一大堆纸张。

开始了。

无穷无尽的血元气被他从罗刹世界释放出,绘制符箓。

一张、两张、三张……

就这样,天黑了,天又亮了。

“真难做……”林鸿舔了舔嘴唇,苦笑摇头,一天一夜,他才做了个胳膊出来。

这胳膊目前看上去,就是个纸糊的,简陋不堪。

摇了摇头,他拍了拍睡在自己膝盖上的梦情:“梦情,该上朝了。”

当他们刚回到现实世界,主管公公跑来。

“皇上,该上朝了……”

这几个字,就像是魔咒,日复一日的生活,哪怕是统领一国,也是无趣。

坐起身,林鸿打了个哈气。

主管公公一愣:“皇上,您这是没睡好?”

只见此时的林鸿,两个黑眼圈挂在上面,实在是太过显眼。

“还好吧。”林鸿耸了耸肩。‘’

何止是没睡好,是压根没睡!

穿上龙袍,他直接抱起头发杂乱的梦情,走出养心殿。

大殿。

再次来到这里,林鸿闭目养神,没有言语。

下面文武百官,都是不敢率先开口,只能等着,可等着等着,就到了正午。

只见,皇上打了个哈气。

“呃,有事就说吧。”林鸿睡醒,忘了还有正事没干。

“皇上,臣……要检举一位文官!”飞统走出,跪在地上。

“起来,你要检举谁啊?”

林鸿挥手,让他起来,不知为何,梦情还在熟睡中。

飞统起身:“是毛邱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他勾结李家,意图谋反!”

毛邱是一个文臣,平日里也不说话,在林鸿看来,是混吃等死那一伙的。

当下,林鸿看向缓缓走出的毛邱:“你有什么要说的?”

“微臣为朝廷卖命三十年,一片忠心,天地可鉴!这飞统不知为何想要坑害微臣,恐才是有什么预谋才是。”文臣就是文臣,毛邱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

“臣家中世代忠良,从第一任皇帝便是如此,毛邱,你说我有什么预谋!?”

飞统起身,走向毛邱,古铜色的身上是爆炸般的肌肉。

林鸿见飞统要动手,连忙抬手:“飞统,做事要讲证据,我想你应该不是有勇无谋,快将证据先行呈上来再说。”

“皇上明鉴!将证据带上来!”飞统跪在地上。

很快,两个下人走了上来,端着一个大盘子,盘子上有什么东西,正被一块红布盖上。

毛邱面色不改:“这就是你的证据?”

“当然!皇上请看!”

飞统将红布掀开,只见里面是一封信件。

林鸿摸了摸下巴:“这信上写的什么?”

“回皇上,这上面是反诗!反光族的诗啊!”飞统跪倒在地。

返光族的诗。

这代表着有人想要谋反,而且有非常大可能是勾结的魔族!

顿时,整个大殿下的人炸开锅般议论纷纷,可至始至终,毛邱的都面色如常,哪怕是看到这所谓的证据,都是如此。

“主管公公,把信给我呈上来。”林鸿摆手。

主管公公微微倾身,随即,上前,将信反复查阅,确认没有危险更没有毒之后,走到林鸿身前,小心翼翼的将信递给他。

林鸿看了看,随即轻笑。

“毛邱,你将这信上的诗,念一遍。”林鸿将信直接扔到大殿下,毛邱半步远的地方。

“是,皇上!”

毛邱恭敬的将信捡起,看了片刻,随即开口。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