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金控天下 > 第三章 锄强扶弱

第三章 锄强扶弱

等陈峰悠悠醒转,发现自己躺在一处山林中。

  浑身上下污迹斑斑,几根烂布条搭在身上,衣不遮体。这是?穿越成功了?

  顾不得自己形象,打开左手臂光影开关,一道光影,一个屏幕出现眼前。心里松口气,输入眼前地势,树木朝向,阴暗方位,测算经度纬度,确定河流最可能出现的方向。

  确定怎么走以后,陈峰抽出匕首,把弄一下。削些树枝,做了一件绿色潜伏装。

  一个穿着树叶的绿色人,就出现在山林里。顺着确定的方向走不多远,就看见一条小河。

  陈峰脱掉树衣,趟进小河,清洗自己。待水面平静,无意往水里一看。陈峰一愣!

  赶紧点开光影仪,调出镜子模式,一见之下,陈峰差点泪流满面!镜子里面,一张还有点稚嫩的面容,活脱脱就是自己二十年前模样!

  再看看自己身体,肌肉线条明朗,没有一丝赘肉,这是自己20岁时,身体最好的状态。

  陈峰仰天大笑:“感谢教授!感谢何宜佳!感谢。。。。。。”

  再次穿上树衣,陈峰宛如新生。

  既然,你们给我一次重来的机会!我就定要,认真,活这一世!

  日近响午,陈峰终于转出山林,眼前一条五六米宽大道,碎石泥土铺就。陈峰看看路,就开始纠结了,是往左边呢,还是往右边走。

  自从陈峰在基地植上新科技眼膜,视力就不止提升了七八个档次,远视差不多能赶上一个七八倍望远镜了。

  当下陈峰就双目眯起,聚焦观察路的两个方向。

  突然发现一方远处有灰尘扬起,陈峰几步跨进林子,打算先看看,来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看看他们的装扮,能不能提示一下自己处在什么年代。他也怕自己这样一身树衣贸然出去,吓到了别人。

  一辆单匹马车冲进视线,一老者扬鞭催行,左右还有两人随行奔跑,看起来是在仓惶逃跑。

  果不其然,后面追着两匹马,一书生模样,一武士模样。还有四名青衣小帽健仆在马后跟着跑。看架势,正是这四名家仆拖累了追赶速度,不过追上马车也是迟早的事。

  在一地势宽阔之处,那武士和书生催马一个冲刺就越过马车,打马疾驰一段距离,吁吁几声,扯着缰绳,控制住马,一拽马头,两马就横在路上,两马打个响鼻,蹄子在地上蹭蹭几下。

  见前路被挡,马车御者放慢脚步,老者无奈,收住缰绳,马车徐徐停下。马车两旁一对中年男女,杂役打扮,中年大汉长得高大威猛,女的也是膀大腰圆。两人一边喘气,一边对着骑马的两人怒目而视。这时那四名家仆也在马车后面停下脚步,两马四人,堪堪围着这马车。

  陈峰悄然潜行,躲在两骑旁边的密林里。打算先看个究竟。

  马上的书生得意洋洋,冲着马车道:“跑啊!接着跑啊!”

  中年大汉深吸一口气,厉声呵斥:“光天化日之下!你们是要强抢民女?你们眼里还有王法吗?”

  书生冷哼一声:“王法?要是在桐梓城,你还可以和我说说王法!你们这不是跑出来了吗?”书生抬手一指来的方向道:“那边是齐国。”回手再一指:“那边是宋国,你脚下,方圆几十里,是国界缓冲区,这是一片法外之地!这里没有王法!只有刀法!哈哈哈!马车里的清儿姑娘,你听好了!跟我走,锦衣玉食,荣华富贵,可不比你颠破流离好得多,惹火了我,打杀了你这两个帮闲,扔进这林子里喂了野兽,你还不得一样乖乖跟我走?”

  中年大汉回身从马车上抽出一把大刀,横在胸前。那妇女也扯出一根棍子握在手里。警惕地防范周围。

  马车慢慢拉起门帘,一张精美绝伦的脸庞的露出来。林中的陈峰一眼看去,不觉一愣,这女子生得,真的是祸国殃民啊!

  女子模样虽美,脸色却是极冷,葱葱玉指握着一把剪子,对着自己雪白颈脖,身边还紧紧依偎着一名,面色苍白,瑟瑟发抖的漂亮丫鬟。

  中年大汉回头一看,惊道:“姑娘稍安勿躁!不要冲动!”

  女子看着马上的书生冷冷说道:“黄公子贵为齐国侍郎之子,有权有势,身边也是美女如云,攀附者众多,又何必对小女子苦苦相逼?求公子大发慈悲,放我一条生路,小女子感激不尽。如是定要用强,小女子宁死不从!”

  书生瘪嘴一声冷笑:“当日我已放出话来,要收你入房!今日放你离去,我颜面何存?你若要死,那也由得你,我将你尸身剥光,捆在这树上,让来往商旅路人,一起来观赏一下桐梓城,琴艺双绝的清儿大家!哈哈哈!”

  女子脸色煞白,紧紧咬着嘴唇,握着剪子的手也在微微发抖。

  中年大汉怒极喝道:“你也是读书人!行的却是禽兽事!姑娘莫要害怕!这几个就是一般家奴,我夫妇拼了这两条命,也要护得姑娘周全!”

  书生点点头,一扬手:“给我打杀了这两不知死活的东西!”

  四名青衣家仆嗷嗷地提刀冲上去,那中年夫妻也迎上来。一阵刀来棍往,那夫妻人少,但两人都是力大之人,一刀一棍也配合默契,四名家仆一时也奈何不得。双方竟然打了个旗鼓相当。赶车的老者萎缩在马车一角,女子握着剪子,和丫鬟紧张地看着打斗场面。

  但这场面在陈峰眼里,就是街头斗殴的打法了,原本还以为可以看到飞来飞去的武侠高手对弈,此时心里不免就大失所望。

  书生也看得眉头一皱,对身边武士模样的骑士道:“这万一遇到过路商人,怕节外生枝。你出手吧,那丫鬟赏给你!”

  武士道:“那,请公子再退远一些。”

  书生从善如流,扯着缰绳控制马儿斜走几步,离马车远一点,离身后林子更近。差不多就在陈峰面前。

  武士翻身下马,把缰绳随手套在一棵树上,转身一步步往打斗场走去。每一步很稳,步伐均匀,手在刀柄上慢慢拔力。这算一个高手,陈峰判断,至少那夫妻挡不住。

  陈峰感念这对夫妻忠义,怕他二人吃亏受伤,更怕那绝美女子误判形势,伤了性命。于是再不迟疑,一声长啸,从林中一跃而出。

  那绝美女子眼看场内几人打斗势均力敌,对方却又走来个似乎更厉害的角色,内心真真绝望,一脸凄苦,正恨苍天无眼,开始酝酿勇气准备自尽时。忽听得一声长啸,书生背后飞起一棵树!一双美目登时瞪圆。一棵树?

  武士正在酝酿杀气,刀刚出鞘,听得身后一声长啸,心知不妙,转身就准备冲过来。还是慢了不止一步,就看到一个树影从天而降,把书生扯下马,书生一个扑地,那棵树,稳稳地骑在书生背上,书生帽子飞落。那棵树伸出一只手,握着书生发髻,按在地上磨啊磨地,书生嘴脸贴地摩擦,口不能言,背上又如千斤压着,苦不堪言。正要踢腿反抗一下,一把冰凉的匕首又抵在脖子上,顿时不敢乱动,任自己的脸在地上磨啊磨,喉咙里呃呃地求饶。

  这边的变故也让正打斗的几人愣住了,赶紧分开先看看行情。毕竟大家跑了一路,又打了一会儿,也该歇歇了。中年夫妻还是退几步到马车边上站立护卫。所有人的眼睛都盯着骑着书生的树。

  武士横刀沉声问道:“你是什么怪物?”

  陈峰用匕首把脸上的树叶挑开,眼睛一翻:“你才是怪物!你们一家都是怪物!没见过穿树叶的人啊?你们继续打!继续欺男霸女!别光看我,这不要脸的东西,既然不要脸,我把他脸给磨平。”

  武士跨前一步,见陈峰的匕首又顶在书生脖子下,只得停下脚步,怒目戟指喝道:“大胆!这是齐国兵部侍郎之子!你敢冒犯,不怕我大齐国法?不怕侍郎大人将你碎尸万段?”

  陈峰笑笑:“黄公子,是吧?刚才他不是说了,这是法外之地吗?放了他也行,你自断一臂!”

  武士面色一变,开什么玩笑,自断一臂?

  陈峰一把扯起黄公子的头,对着武士。刚才还是一张白面书生脸,现在血肉模糊,匕首顶在脖子上,书生也不敢开口说话,生怕下颚一用力被刺个血洞。只是死死盯着武士看。

  武士一看黄公子盯着自己的眼神,心里一个激灵,暗暗骂道:这厮心机真是毒辣!

  武士不敢接断臂的话头,声音放软相求:“这位壮士,我等往日无仇,今天这事儿我们认栽,求求你放了我家公子,侍郎大人日后必有重礼相酬。”

  陈峰摇摇头:“你们太坏,该受惩戒。”言毕,反手一刀扎进黄公子大腿,匕首一转,一抽,大腿上就留个血洞,只是特意避过了要害。

  陈峰又道:“你的手,我自己来取吧。”说完站起来,向武士走去。

  被压在地上的黄公子如释重负,这时才感到剧烈疼痛,脖子一拧,发成一声嘶吼,双手抱着受伤的大腿在地上翻滚嚎叫。

  武士初始只怕黄公子危险,不敢动手,眼见对方主动放了人质走过来,当下迎上去一个跨步,借腰力一刀劈下!陈峰径直走向刀下。马车边的中年汉子惊叫道:“小心!”刀光影下,树人左手一挡,右手持匕首一撩。一只握着腰刀的手就飞出去。武士一下失去平衡,栽倒在地,手臂断处涌出鲜血,武士痛苦地在地上翻滚呻吟,片刻一身,一地血污。

  马车上的女子和丫鬟轻声惊呼,一下闭上眼睛。女子扔下剪子,心里又是害怕又是一丝欢喜。

  四名家仆看得心惊肉跳,腿肚子直打颤。陈峰努努嘴:“给他们止血吧,带回去,那武士还有得救。记住,我这次放过你们!再有下次,就是自己找死了!”

  四人赶紧跑过来,两人帮着黄公子按着伤口,用布条扎紧。两人用泥土糊在武士手臂断处,也用衣服布条扎紧。做完正要去牵马,陈峰冷哼一声:“马留下,我的。我在这法外之地,用刀法,抢的!”
  请记住:顶点小说网xdingla. com,无广告的阅读体验